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看点·光】爱的供养(散文)

来源:呼伦贝尔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诗句

老公说,从记事起串门子玩,不似别的孩子图吃喝,独喜赏人家家里的花草。农家院子里,一个孩子踟蹰在一株株植物前,一会儿凑近鼻子闻闻,一会儿伸出小手摸摸,开花的和不开花的,他都喜爱。大人们常常不懂他,抱起他便往屋里走,他趴在大人肩上,眼睛直直地盯着那些植物,舍不得眨眼。

再大一点儿,他也懂得向大人们一样种花种草了。乡下人家,不缺泥土,院子空旷得很,随便一个地方就够他栽种的了。他种鸡冠花,鸡冠花长得肥肥胖胖的,红得发紫。他种大丽菊,大丽菊长成碗口那么大,吐出一层又一层艳丽。他从邻居家讨要来仙人掌,养啊养,养得开出花来。乡人们踏进他家院子,总要赞赏他养的花。他听了,心里也乐开了花。

这便是老公的童年,与植物安静为伴。

或许,有的人,从娘胎里就生出了喜好。

我从小生在城市,住一楼,家里也有一个院子,院子里也有很多花。我从花旁经过,熟视无睹。它们开与不开,叫什么名字都与我无关。在我看来,它们远不如朋友可爱。因为它们不能陪我说笑,不能陪我跳皮筋,更不能陪我到热闹的地方玩儿。

我的童年,每一天都与朋友们疯闹。

开始被动接触花缘于老公,那时还是我的男朋友。他带我去逛花市。天很蓝,云很白,我挽着他的胳膊,走在花丛中,喋喋不休地跟他讲着趣事。花,我是并不在意的,只要跟他在一起,周围的一切都黯然失色。而他,却在意那些花草。他已经不听我说什么了,他与花农攀谈,与花儿对视,颔首,微笑,忘记了我的存在。我有些恼了,使着小性子转身走了。

过了许久,他才满头大汗追上我,裂开嘴笑了半天,说,真是个孩子,怎么吃起花儿的醋来了?我还是不肯原谅他,罚他说些好听的话。他收起笑容,一脸郑重地说,我嘴拙,甜言蜜语不会跟你说,更不会跟其她女人说。那一刻,他像一株植物一样立在我面前,浑然天成,本真,善良。

婚后,阳台上满是他的花。什么花用什么土,施什么肥,浇什么样的水,以及何时换土,浇水的量,浇水的时间等等,花的习性他都了如指掌。他还买了修剪花的工具,常常对着植株端详片刻,尔后“咔嚓”一声,枝折花落。我常嘲笑他,爱花之人好狠的心。他总会笑笑,说,修修剪剪是为了让它更完美。

真正与花亲密接触是一个清晨,我踏入阳台,与一朵粉色的莲花睹面相逢。她宛在水中央,静如处子,怡然大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莲叶铺满白瓷鱼缸,层层叠叠,绿盈盈的,像极了莲花的衣裙。我拉开窗帘,阳光跳进鱼缸,像个化妆师,在莲花的脸上身上涂抹一层又一层金粉。晶莹炫目。那一刻的静谧,润泽了一颗浮躁的心,开启了我与植物的邂逅。许多年之后回忆起来,依旧美好。

从那以后,我渐渐关注起老公养的花来。

原来,花儿是会说话的。只要你亲近它,它便有数不完的故事讲给你听。

君子兰,是当之无愧的“君子”,花苞苞都鼓好了,团在一起有几日了,还是蓄势待发的样子,未见花开。我侧耳倾听,哦,它们你推我让着,谦逊得很。它们正在召开家庭会议,密谋着,该以一种怎样的方式出场,是热情奔放,还是清丽婉约,各抒己见。

迎春呢,集结号一吹响,就纷纷使出浑身解数开呀开,不留半点儿私心。蜂拥着如奔赴沙场的战士,呼声震天响,喊来了春天就谢幕了。一朵金一朵黄,凋落下来,没有悲伤,争先恐后般,零落成泥再去护百花。

墨兰,朴实无华,有一颗乐善好施的心。它提着一个香水瓶子,拧开,这里喷喷,那里洒洒,不多久,一屋子的香在游走。你张嘴说话,话里都带着香哩!真是棵善良的花。

腊梅,是心思很缜密的女子。花苞密密的,鼓鼓的,紧紧实实的,像在一遍遍打着腹稿,斟词酌句。它很隆重地对待生命,它吐蕊绽芳华的一刹那,定要惊艳了时光的。

还有红掌,它把绿意盎然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在阳光下如开了锅的水,一边灿烂着,一边沸腾着。快乐叮咚流淌着,满屋子乱窜。旱莲,报春花,三叶草,长寿花等等,它们都以自己的方式热爱着这个世界,诠释着生命的精彩。即使濒临死亡也不悲戚,拼尽全力吐露最后一缕芳魂,留在人们心中的除了美好,还是美好。

老公爱植物是真的爱,我陪他去逛花市,名花他不看,开得花团锦簇,枝繁叶茂的他不看。他专喜欢看犄角旮旯里,花农欲丢弃的。他把它们领回家,像领回了一群孤儿,用心浇灌,用爱滋养。也许一年,也许几年,它们便会打苞开花,还他一屋子的笑盈盈。

阳台上有盆虎皮兰,刚来我家时瘦小得如手指头,蔫头蔫脑的。我每日与它相见,总免不了怜惜地念叨,快长吧,快长吧。也就几年的功夫,它的个头猛蹿,身材也越见魁梧起来,虎头虎脑,精神抖擞得有了阳刚之气。我指着满室的花草,冲老公竖起大拇指,说,它们活得如此丰盈,你的爱是最好的养料。老公一脸安然,回我,你也活得很丰盈了。

彼时,风清日暖,岁月熏出了香。

癫痫病怎么治疗比较好哈尔滨治疗癫痫病好的医院云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