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西行梦幻之旅(散文)_1

来源:呼伦贝尔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传统国学

从新疆回来一个星期了,今儿终于得空去小区对面新修成的风景带转悠,特意带上手机,准备随手拍。

镜头瞄准又放弃,我不禁叹口气: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眼前的风景……唉~真是大失所望。我翻开手机图片,清新的空气仿佛扑面而来,真想念新疆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

即使不看手机,那些风景也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尤其是喀纳斯梦幻之旅,足以让我铭记一生。

旅游团是开旅游大巴的学长帮忙联系的,只知道是喀纳斯禾木四日游,也未仔细打听,跟团走就是,没想到快到布尔津的时候导游说第一站是五彩滩。坐车坐得昏昏欲睡的我一听来了神:不知道是不是那个能捡到玛瑙石的五彩滩。几年前曾有朋友送我几个玛瑙石,说是在五彩滩捡的,我想:五彩滩是不是因为这五彩斑斓的石头而得名呀?当时并不曾深究,只觉得五彩滩是有很多石头的戈壁荒滩。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只怕玛瑙石早被捡光了。想到这,我不禁又有些兴致索然,继续打瞌睡。

下了车进了景区我没精打采地跟在人群后面,蹭到观景台,忽然间眼前一亮:哇!美!原来这就是五彩滩呀,真是太神奇啦!导游说:“这条河是中国唯一流向北冰洋的额尔齐斯河,河的一边是寸草不生的雅丹地貌,另一边却绿树成荫如同江南。”一河两岸截然不同俩世界,我还是头一次见这样的奇景。

对“雅丹”一词我似懂非懂,导游也未详解,我问了度娘才知道,原来雅丹的维语意思是“具有陡壁的小山包”,只不过这里的小山包是彩色的,彩色的,彩色的(重要的话说三遍)!

忽然觉得手机超不给力,照不出五彩滩斑斓的美,后悔没听女儿的话,买个单反相机让她学摄影。

那一排排风力发电机给荒凉的戈壁注入了一丝活力,顽强的芨芨草好似在向人们宣告:石头缝里也能生存。

说起石头,忽然想起玛瑙了。只顾看景拍照,早把玛瑙忘到后脑勺去了。

晚上宿在布尔津。布尔津也很特别,是个纯粹因旅游而发展起来的小城,酒店林立饭馆遍布。街道很干净,装扮得也很美,到处鲜花盛开,以怒放的生命迎接远方的客人。到了冬天,开店的人就全部撤走了,整个布尔津就像冬眠了一样。它就是供游人休憩的港湾。只是旅途劳累,我竟无心欣赏,只道是寻常。最后一次离开的时候,才发现布尔津竟有别样之美,只是我却没有机会流连了。

第二天是期待已久的喀纳斯之行。第一次见到喀纳斯的美图是在同学的qq相册里,好像看着另一个世界的童话。后来又陆陆续续看到朋友圈里发的喀纳斯图片,有航拍的,有专业摄影师拍的,美得让人窒息。有人形容喀纳斯是东方瑞士,我不知道瑞士是什么样子的,而喀纳斯却是名副其实的人间净土。

区间车不慌不忙地行驶在林间山道,透过树林的缝隙,喀纳斯湖清晰可见,随着光线的不同变换着不同的颜色,有时绿,有时蓝,拍打石子的时候又变成了白。咦?你看你看,这片藏在大石背后的一汪水,像不像月亮?司机一听笑了,说:“这就是月亮湾,回头的时候你们可以在这停留拍照。”又解释说,他开的是今年景区才进的新车,还没有配备解说视频。下一站是卧龙湾。到了卧龙湾,司机放慢了车速,原来是河中央一块长满绿草的沙洲,如同一条大龙静静地趴在水中。再往前行就是神仙湾了,我很好奇它为什么叫神仙湾,难道是曾有神仙光临?司机解释说,因为它常年云雾缭绕,水面在阳光的映射下,闪闪发光,就跟神仙住的地方一样。我捂嘴偷笑,不再言语,够着脖子看车窗外的神仙湾。都说蓬莱是仙境,这里比仙境更像仙境。

行至目的地,导游带我们进了一个大园子,我忽然有一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并非眼花缭乱的繁复而是清新不媚的简单,极具民族风情的画面狠狠抓住了我的眼球。导游临时换人,是当地的哈萨克巴郎子(小伙子),长着一张娃娃脸,我还以为只有二十岁左右,有好奇的人打听他的年龄,竟然奔三了,娃娃都两个了,真是看不出来。巴郎子一路走一路跟我们介绍哈萨克民族的历史文化,在一个抱小孩喂奶的妈妈铜像前,巴郎子说,他们长到五到七岁的时候会割礼,问我们割礼是割哪里?有人吃吃地笑。他又问了一声,有人回了句“包皮”他满意地点点头,说答对了。“很多人居然回答我说是生殖器,我们也是要传宗接代的,那个割掉了我们还怎么生孩子。”我们听了大笑。走到一个断臂铜人跟前,他特意停了下来,让我们大家去摸摸铜人的胳膊,说是会带来好运。于是大家争先恐后去摸胳膊。就这样一路笑着到了观看台,原来还有一台节目等着我们呢,也没听导游提起,是想给我们一个意外之喜吗?

节目在欢歌笑语中开始,又在欢歌笑语中结束。马头琴琴声悠扬让人陶醉,热情奔放的民族歌舞让人留恋,精彩的马术表演过目难忘,叼羊啦,姑娘追啦比在电视上看到的有趣多了,还有惊心动魄的高空走钢丝,现场版更加揪心。

在我的认知里,草原草原,就是长草的平原。可是这山凹凹里绿草如茵,完全颠覆了我对草原的印象。牛羊在山间悠闲漫步,马儿在绿地恣意驰骋,一座座白色的毡房点缀其间……天啦噜,让我嫁给那个弹奏马头琴的阿哈(哥哥)吧,我不走啦,这里一定是神的后园!

女儿心痒难耐,花五十块钱骑马溜达了一圈,我却胆小不敢骑。这得怪我妈,我小时候不听话她就吓唬我:你再不听话,让老哈萨骑马把你带走!我老远见了骑马的哈萨克牧民就躲起来或者绕道走,以至于留下了心理阴影,到现在见了高头大马还会心生畏惧。

导游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催我们去下一个景点,我一步三回头,离开了这个美丽的草原部落。

一窝蜂到了码头,上了船,三姐不禁感慨:“我今天才算认识到什么是真正的青山绿水。”喀纳斯湖的水是绿色的,四周的山长满了树,却颜色不一层次分明,天空蓝的澄澈,云彩白的纯净。据说这里是水怪出没的地方。还好我们没遇着水怪,不然被水怪打翻了船,喀纳斯湖要多了一船的水鬼,哈哈哈哈……

游了一圈湖继续乘区间车上行。我真是佩服这开区间车的司机,也不知道爬了多高的山路,绕了多少个弯弯,我往下望一眼只觉心惊胆颤。东摇西晃到了目的地,上观鱼台要爬1068个台阶!“无限风光在险峰”,呃,不对,无限风光在高处。我一咬牙,上!平时懒怠运动的女儿居然也不声不响地跟在了后面。二姐直摆手:“你们上你们上,我到半山腰看看就成。”我们气喘吁吁地爬到最高处,正准备疯狂拍照,一回头,发现二姐也气喘吁吁地上来了,我们相视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司机说,运气好的话,会在雨后天晴的日子看到云山佛海。这几天天气贼好,连一丝乌云都没有,自然看不到云山佛海。但我还是觉得我们运气很好,因为来过的同学说,她来的那次山里下雨了,冷得要命,还好她带了羽绒服。有的人吃不住,还去租了棉大衣穿。我们差点就带了羽绒服来,幸好跟旅游团的人打听了一下,人家说带件外套就可以了。早晚有些凉,这会穿着外套都有点热了。

“美!太美了!”我一边拍照一边赞叹,女儿说:“妈妈,你能换个词吗?你咋就会说‘美’。”我想了想,居然想不出别的词来形容眼前的美。我已经词穷了,除了美还是美,只有美。美到心醉,美到流泪,美到想和这山水融为一体。

下得山来,一路野花相送,红的,黄的,白的,紫的,一团团拥挤着,一丛丛摇摆着,一簇簇颔首着,漫山遍野默默绽放,甘心做这山的陪衬,水的点缀,却不知自己也是这美的一景,同样令人沉醉。

吃过午饭便有些困倦,迷迷瞪瞪跟在导游后面和一大帮人来到一民居,到了门口还要脱鞋,然后耳边有人一个劲叮嘱:右脚进门,右脚进门。一进门,墙上的动物皮吓我一跳,立马清醒了,听主人的安排坐在了上座,而孩子们全都坐在了地毯上。桌上摆满了小食,糖,酥油,奶疙瘩,炸面点,瓜子仁……五花八门。原来是旅游节目中的“家访”啊。

这里是蒙古族的图瓦人家,据说全国只有三千人左右,算是少数民族中的少数民族了。他们的来历说法不一,而他们自己更倾向于自己是成吉思汗后裔这一说法,传说成吉思汗死后就葬在喀纳斯湖,图瓦人作为他的亲兵世代守卫着王陵。

等大家都入座,热情好客的图瓦人给每个到来的客人都送上了奶茶,喝完奶茶,又上了奶酒,在祝酒歌中,大家将奶酒一饮而尽。呀,酒不醉人人自醉。

有一个图瓦小伙说自己是保安,家里兄弟好几个,问他几个他呵呵一笑说过会告诉我们。拿出一只乐器说是当归花茎做成的,很薄很脆,大家纷纷传看。我拿到手里,手轻如无物,弹指可破,小心翼翼地递给下一个人。正纳闷这样的乐器是怎么吹出曲子的,耳边已经响起了乐声。众人如醉如痴,那曲调苍凉幽远,仿佛在娓娓诉说一个久远的故事……

接着来了一个四人乐队,这四人看了好眼熟,好似在电视上见过,听了主唱的介绍,还真是上过央视的。他们表演了一段呼麦,主唱介绍说呼麦是一种很神奇的歌唱艺术,可以同时发出两种不同的声音,已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会的人不多了。为了民族文化的传承,其中一个小伙子甚至辞掉了公务员的铁饭碗。

屋子四周坐满了人,给予他们的舞台很小,甚至有些逼仄,他们却充满激情的为大家演唱吹奏,一丝不苟,嗨翻了全场。表演结束,大家意犹未尽,他们还要赶下一个场子,只能在热烈的掌声中匆匆离开。

我们也要离开了,出门的时候,又有人提醒:左脚出门,左脚出门。我愣了愣,伸出的右脚硬生生缩回来,换成左脚迈了出去。这是图瓦人的风俗,右脚进门,幸福吉祥,左脚出门,一路平安。

出了门,发现那个说自己是保安的小伙被大家堵在院子门口拍照,我们也去凑热闹和他合影,他一个劲地摆手,说:“我只是个保安,我只是个保安。”我们簇拥着心目中的明星,他不再推拒,无可奈何却笑咪咪地和我们合了影。三姐追问他到底兄弟几个,他说九个。好奇心终于得到满足。

不顾被紫外线晒黑的危险,我们一群人还跟图瓦美人学了一段民族舞,不过还没到家就忘记了,当时学得起劲,没想着录下来,有点遗憾。

美景,美味,美曲,美人,喀纳斯无一处不美。

回到车上,导游跟司机说,今晚人肯定多,咱俩别想睡好了。我一听急了,忍不住插嘴说:“谁睡不好都没事,千万要让司机师傅休息好。”一车人几十条小命握在司机的手中,怎么能让司机疲劳驾驶呢?导游看看我,点点头。

到了酒店赶紧充电,充着电翻着手机,发现在喀纳斯拍的人少了,拍的景多了。仅有的人物照,不管人在哪个角度,都觉得破坏了风景。

喀纳斯就是这么美。

第三天的行程原是禾木,导游说这个季节的禾木跟喀纳斯村的风景差不多,跟大家换个同等价位的景区,北屯185团的鸣沙山,司机要多跑150公里。经过协商大家一致同意。这下三姐的眼睛亮了。前几天我们去木垒的鸣沙山胡杨林,她去同学聚会没赶得上。我们都笑,说她运气好,因为摸了铜人的胳膊,“还因为是右脚进左脚出的。”三姐又加了句。于是乎,我们一遇到开心的事就说是摸了胳膊还有右脚进门左脚出门。

太阳真像是一把火,要把整个沙漠燃烧了。我们干脆租了一个沙地车,让沙地车载着我们轰隆轰隆上了鸣沙山。鸣沙山鸣沙山,顾名思义,就是会叫的山。三姐体验了一番鸣沙山的轰鸣,光着脚丫子,两手扒拉着沙子从山顶往下滑,烫得恨不得要跳起来,我们哈哈大笑。不过沙子果真轰轰地响起来。木垒的鸣沙山号称世界第一响,我看这里的鸣沙山也不遑多让。

撤出沙漠,导游买了个大西瓜给大家吃,吃了西瓜,晒蔫了的我好像重新活过来一样,又精神抖擞起来。

新疆人热情豪爽是出了名的,兵团人尤其大气,从饭桌上就看出来了。兵团人上菜都是大盘子,而且盛得满满的,即使在这景区也不例外。在185团的这顿饭是此行吃的最饱也是最好的一顿饭。

对面就是我们要去的景点,几步路就到了。乘上区间车直接到达观景区,我发现又是一处两重天。白桦林和沙漠也是一水之隔。沿着木栈道走了一圈,景色宜人。那一池几株莲花,仿佛比江南的莲花更灵秀些,静静地躺在清幽的水中,别有韵致。

导游说,下一站就是“水到头,电到头,路到头”的西北之北了。185兵团跟哈萨克斯坦接壤,以阿拉克别克界河为分界线。88年发大洪水,为了不损失一寸领土,全团齐上阵,上至七十岁老人下至七岁孩童,青壮年干脆跳下河用自己的身体去堵洪水,奋战了八天八夜最后终于把洪水逼退,硬是回到了原来的边界线。还有夫妻哨所,马军武张正梅夫妻俩二十年如一日守在哨所,唯一的娱乐就是听收音机。马军武受到习大大接见的时候说了这么一句话:“一生只做一件事,我为祖国当卫士!”孩子大了,他们即将退休,又把孩子送去守哨所。“献了青春献终身,献完终身献子孙。”这就是兵团人,吃的苦是最多的,享受的待遇却是最差的。我是兵团人的后代闻此深有同感。185团人也是因为风景区的建立日子才慢慢好起来。经过一家小店导游跟店主借了一面红旗,店主很爽快地说:“拿去吧拿去吧。”导游扛着红旗,带我们先去参观了博物馆。博物馆两边立了两块石头,一块写着:“我家住在路尽头,界碑就在房后头。界河边上种庄稼,边境线旁牧牛羊。”这是边境团场的真实写照。另一边也有一首小诗:“割不断的国土情,难不倒的兵团人。攻不破的边防线,摧不垮的军垦魂!”馆内一张张老照片,都是历史的再现。父辈们的艰辛历历在目,住过的地窝子,用过的坎土曼,抗击自然灾害的英勇顽强……新疆发展成今天的模样,离不开兵团人舍生忘死的奉献……看着看着,我不觉泪湿了满脸……“位卑未敢忘忧国,报国寸心坚似铁。”这就是屯垦戍边的兵团人啊,怎能不令人肃然起敬!

病人癫痫发作的时候怎么办西安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怎么选择治疗癫痫什么办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