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江南】跟陈友谅后人一起探寻衢山皇坟基迷踪(散文)

来源:呼伦贝尔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创意美文

10月13日下午1点多,陈蕙芬女士和她的侄子陈力在舟山朋友陪同下,来到了我工作之处。陈慧芬女士退休了,可是看起来很年轻也很有激情,有很强的交流活动能力。陈力英俊潇洒,是空降兵军部参谋,少校军衔,刚刚转业,正等待下个月的工作安排,看得出是很有才干的人。上午陈女士就在QQ里问我说,来定海看我可以吗。我说可以。

跟她本不认识,几天前,普陀的桂珍来电说,嘉兴的一个朋友要找我,因为我的一篇文章写到了她的先人,可不可把电话号码给她跟你联系。我说可以啊。于是我们就联系上,就加了QQ好友,就有了初步的交流。知道了她是陈友谅的第24代后人,现在想整理陈家家谱和研究陈友谅相关的一些历史。她在网上千寻万找,唯一找到了我的那篇《探寻衢山岛上的古物迷踪》,里面提到了皇坟和陈友谅,看了觉得个先人代代传下来的说法有疑似之处。就向我了解更多更具体的相关情况。她就说过,找机会去衢山看看那个古墓。想到自己的文章能够给人提供一点线索或是起到一点点的作用,那也是一种收获。我写的《策反独立团》里面说到了地下工作者“徐继武”,去年,他的后人也千方百计联系到我,了解情况,从而建立了友好的关系。可能这就是文字的作用之一吧。

陈女士经过几天构想,果断决定的去衢山。她在刚从部队复员等待分配工作的侄子支持下,驾车来到了定海。我感到她是一个敢想敢干人,饱含着那种果断能干的女强人潜质。他们邀我同行去衢山。几遍征询后,我也就答应前往了。我想这去衢山考察,对陈女士来说大事,而对我家乡的那些古物历史探索也是一件好事。于是我就乘上他们的车,到定海家里拿了一点外出的生活用品,就一起直达三江码头,正好赶上下午2点25分的快艇。

陈女士去衢山的准备做得也很充分。她早就通过各种渠道联系到皇坟基社区沈主任。上船后,她就跟沈主任联系,告诉他来衢船班。不想沈主任正好也在这一班回衢山的快艇上。于是在船上又跟沈主任见面相识。告知此去衢山的目的,沈主任立即给村里打了电话,安排受访人员等待接受采访。听说他也是军人出身,办事果断干脆。4点左右快艇拢岸衢山码头。登岸后就乘上沈主任的车直达皇坟基社区办公室。

皇坟基村位于衢山岛的西向上半部,处于李家岙的东边,紫金山的西北向。一条水泥村道东西延伸,房子在水泥道两边排列,楼房不多,老的瓦舍平房不少,好些是平顶平房。社区的办公用房就是一排平顶房。与外面的村落相比这里的发展显得相对滞后了一点。

沈主任联系叫来唐阿志老人。七十六岁的老人长得比较高大壮实,还是很强健。他就是当时敲断华表石柱的那位人。他回忆说,那大概是五十年代的后期,水库已经造好了。造水库大概在1956年到1957年左右,造水库时候,挖掉了上半穴墓,里面是空,没有什么东西,只挖出了几块砖头,砖头很大很厚。现在也不知那些砖到哪里去了。这石柱就在水库的大堤下面的地中,使犁地不方便,要多次提起犁身转弯。生产小队里的人叫他把那石柱挖掉。当时,村里传说那石柱很神,谁去敲它就会头痛。他就说对小队里的人说,那我试试开,如果头痛了,我就不敲了。他就在石柱周围下挖四十多公分深度,大概是犁地不会碰到犁头的深度,然后敲了几下石柱,没有什么感觉,于是就在下挖的地方用石匠的“麻阙”(一种凿石的工具)敲进去,左右敲了几个“麻雀”,然后用力敲击,石柱就在打进“麻雀”的部位断开了,下面还有底基,不知多少深。这根敲断的石柱后来就不知到哪里去了。

了解了那些的情况以后,沈主任提议去实地考察了解一下。于是在唐阿志老人的带领下,我们就踏过水泥村道,走上了有点倾斜的用鹅卵石铺成小道,然后就转入了野草丛生的地埂路。路的下边是房子,上边是桔树林。在山地上转了两个弯,前面就是一块不大的菜地、上面是堤坎,凌乱地长满了各种野草。这块地呈一个不规则的半月形,南面坎下又是地。这地上种着几种蔬菜,青绿地闪着生机。唐阿志老人在那块地的差不多中间的位置站定,指点着告诉我们,那根石柱就是立在这儿的,手伸直可以摸到石柱上面的顶,大概两米左右高,上头圆锥型收顶,直径大概三四十公分,圆柱上面没有什么文字图像。当时他就是在这柱子周边下挖了四十多公分厚,把它敲断的,那断开石柱就放在地边没人管,后来就不知去向了。

然后去探看古墓。向上踏上上坎的地埂,在堤坎一角站定。那水库的堤,似乎好久没有人上去,很凌乱地长满了各种杂草灌木,只有这一角似乎有一点可以站立的地方,可能平常有人上来探望那个古墓,就都站在这个角落,故而这里还有点踩踏过的印迹。站在这个角落,观看前面,一个小小的水库泛着碧绿的水光。不知现在这水还在利用否,水库四周有点荒芜,似乎有种被废弃的感觉。隔着水库,对面就是这一带最高的山峰,一片青绿。那山峰面南,斜坡向下面延伸扩大,呈示三菱型的样子,两边又有小峰围拥那片斜坡,坡面好像正对着观音山主峰。陈女士站在前面,在唐阿志老人的指点下探看,从树枝间,望向对面,拿着手机拍着照。我从后面的空隙里看过去,看到水库对面有半个环形的泥堡,朝水库这面有一小半被劈下了,依稀露出一个杂草掩映的洞口。那就是传说中的皇坟。看起来这座皇坟的土封很大,那直径不会少于十米。石柱与那皇坟的距离大概有八十来米。未造水库之前,皇坟与石柱之间夹着一个峡谷溪坑。背靠山峰,前有溪流,坐北朝南,与衢山最高峰观音山莲花峰相对而立,可见很有山水风情之气,颇得地势风水之妙,。

从堤上下来,回走,有几个村民跟着我们,有几个村民在路边观望。有人询问,有人开玩笑地说,陈友谅后人要来开发皇坟基了,每户200万拆迁费。人们开心地笑着,似乎希望借皇坟对这一带开发,是村民的一个梦想。应该说,皇坟基一带的古迹或文物也不少。“大唐程夫人墓志铭”也是在这一带出土。晚清衢山两个秀才这里就出了一个,就是唐穆青。想到唐秀才,我就问唐阿志老人是不是跟唐穆青同根,他说是的。他用手指了指一片民房的后面,说唐穆青的房子原本就在那一带的,现在他后人在那里造了房。忽然,我闪过一个念头:培荫孙家山紫金山如今都属于皇坟社区,如果能够把衢山的历史文化整合起来,在这里建立一个衢山历史文化现场博物馆那一定也很有意思的。

很顺利圆满完成了皇坟基现场的采访考察,而天色也已暗了下来……

14日上午,按计划,我们去拜访住在培荫村的刘庆序先生。

刘庆序已经82岁了,他当过衢山公社的秘书、大衢县委的秘书,担任过四平公社党委书记,衢山区委组织委员等职,退休后还是《衢山镇志》的编委成员。他对衢山的历史文化很有研究,退休以后,在这方面进行广泛研究和考察考证。衢山有文物出土和传说的地方基本上都走遍,被称为衢山的“万事通”。我对于衢山文史的了解主要就是得益于刘先生,他不但给我提供了大量的资料,还多次陪我去实地考察,陪我去茶园探寻华容寺遗址,去塘岙搜求程觉民故事,去万良寻访乐忡民,去桂花采访郑安信……所以,我在登上快艇后,就立即联系了他,得知他身体安康,就把陈女士来去山探寻皇坟基史迹,14日上午向他讨教的事提了出来,他一口答应。所以我们吃好早餐就直达他的家。我带了他曾托我找的两本乡土文史,买了点水果,去看望这个老朋友。

刘先生虽说当过公社书记,区组织委员等职务,但是他家的房子跟村里的平民没有什么两样,看起来还显得低矮陈旧,可以推测他是一个清廉的干部。我们直接进入他家,他正从后门进来,似乎已经等候一些时间了。于是我们就请教他起来。

他声音高昂很有激情,说起衢山很有自豪感,他说衢山已有五千多年的历史从孙家山出土的文物可以证明。《乾道图经》说衢山是“仙人居住之处”。舟山博物馆的三大间文物,衢山出土的就占了一大间。很多都很珍贵有历史价值。紫金山发现的汉代卫青印符也是个迷,文物专家说,那是个副印,但是怎么会在衢山出现。其他如唐代的葵边双凤镜,有两面半,半面还在石柱湾一户乡人家里保存。元代的铜权,宋朝的瓷碗等等。他有时引证据点,古书上记载的一些文字都能随口而出,有时就介绍发现的情景,说得很具体,形象生动。

说到古墓皇坟。他说衢山立有华表柱的遗墓有四处,皇坟基是其中之一,还有在塘岙王老爷宫后面、枕头山、后刺笆弄等三处。有记载说,父老相传云,系宋元遗墓,姓名无考。洪武十九年舟山海禁,二十年衢山居住的人都被强行迁到内地。可能等海禁政策松动时,有人又悄悄登上衢山岛居住。只是时间迁移,从而形成了很多遗迹的“无考”。只靠民间一些传说相传。但因口头传说,相传的又不断添加和改变,皇坟基的传说就显得各不相同,奇异神秘。那只能是一个影子,对于历史的考证只能作为一种推测的依凭。可叹明朝海禁,使衢山的历史文化有了无法衔接的断层。,

刘先生很认真地说着,说的是本地话,看到陈女士有听不清的地方,就在纸上写出文字来让她了解。陈女士很认真地听着记着,也不时提出一些问题,她特别问询关于以龙体命名的地名。刘先生吧衢山带“龙”的地名介绍了,并实事求是地告诉她,就是没有“龙头”之名的地方。

他说,对于皇坟基与陈友谅的关系,没有其他的史料和相关文字了。不过十多年前,岱山的一个老干部邵承德,专门写过一篇文章,对皇坟基木和陈友谅的关系进行论证。比汪老师还早好多年。这个老干部应该还在,有可能可以去找找他。也许他会提供一些佐证资料。刘先生的记忆就这么精妙,又给我们的探寻提供了一个线索,真可谓“柳暗花明又一村”。

走出屋子,一阵桂花的芳香扑鼻而来,来的时候急急进屋,没有感觉到,如今走出屋门看道地前面的门墙边一棵桂花树,铺着一地绿荫,散发着醉人的花香,留给我们无穷的品味。

从刘先生家出来,我们在宾馆很快办好退房手续,就直达码头,准备回定。

买好船票,一看离开船还有一个钟头。闲着难受,我就尝试寻找联系到邵先生的途径。我拔通了李主席的电话,李主席热情地告知我天时正是县老干部副局长,并给了我天时的电话。于是我拔通了天时局长的电话,把陈女士探寻情况稍一说。天时马上说邵先生还健在,他就给了我邵先生家的电话和家庭地址。于是我拔邵家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个女的,我把情况一说,他说父亲去医院了,我心一紧,她马上补充说是去体检的。我提出我们准备去拜访他父亲,她温和地答应了,说等回来我告诉他。

很顺利地联系上了拜访人。于是马上决定改去岱山,陈女士去换票,听说服务员态度不是很好,最后退了三江的票再买岱山的。

这时,电话响了。是邵先生的女儿打过来的。她详细询问了我的身份,然后说这事不大清楚。我便慢慢地反复地说,因为她不大知道相关的地名,我说了几遍皇坟基,她好像听不清,并大声重复着。这时我听到一个声音说了,皇坟基在衢山。那个声音应该是邵先生的声音吧。就这样,邵先生清楚了内容。他女儿就答应我们去拜访,并把地址也告诉我。考虑到老人中午要午休,我落实了下午2点拜访的时间。一切似乎就这么畅通和顺,很开心。

船到新城,已经是12点。于是打的到了邵先生安居的小区附近,找了家小餐馆慢慢就餐,等待。然后陈女士买了些水果,就去找邵先生家。打听了几个路人,很快就找到了。敲响门后。开门的是一位一头银发的却很康健的老先生,他就是邵承德先生。他已经90岁了,应该称之为邵老。

客房的桌上,摆放着水果和花生,邵老就客气地请我们品水果。然后互相介绍,陈女士把此行的目的复述了一下。想起邵老女儿提醒过我,父亲的耳朵有点背,所以我提议有些就用写字的方式交流。

邵老记忆也很好,说起他退休以后,舟山成立市历史学会,舟山师专的陈明德请他参加。他也就参加了历史学会,那自然地拿出点东西来。于是就读各种历史书,上图书馆,档案馆,写了不少关于舟山的露出论文。对于皇坟基地名,他进行了研究,对有人提出是因为出土了唐程夫人墓志铭而命名的观点提出了异议。为了进一步证明自己的观点,他就去实地考察探究,当时墓已经在在造水库时受到了破坏。他又深入到群众中去,找年纪大一点老人回忆关于古墓的传说故事等等。从翻阅历史资料,群众的故事来看,就涉及到了陈友谅的情况。于是,他就对元末明初的历史进行研究。了解到当时陈友谅嗣后造了好多疑墓,这里应该是其中一座。当时史书记载这里称“环汾基”,清地图上注明又称为“璜汾基”。“璜汾基”据说是陈友谅的一块饰玉。“璜汾基”跟皇坟基音同。这些促使他进一步论证。

他说,听到我们中午要来,他就找那时发表在《舟山晚报》上的文章样稿,找了好久,没有找到。但是样稿图片编撰理有的。他就拿出了他编录的他撰写发表的文章图照集。看到那图照集,让我对邵老的认真严谨心生敬佩,他把所有发表的文章都拍成照片,并有序装订一册,编了目录。他很快翻到里面的图照文章《皇坟基是谁的墓》发表于《舟山晚报》2002年1月28日。于是陈力翻拍了那张图照,看了一下文字都很清晰。这篇文章最后这么写道:“总之,可以断定,‘璜汾基’是元末陈友谅之疑墓,将‘璜汾基’称为‘皇坟基’也无不可。”这给了陈女士探访有了更充分的依据和收获。

告别邵老,我们步行赶往高亭码头,买票处告知,这一班马上就要开航了,直接上快艇再补票。呵呵,这不,又赶上了趟,比事先安排的还要顺利紧凑,好像有神助似的。突发奇想,是不是陈友谅的在天之灵在引导他的后人极快解出疑墓之谜……

我相信,陈女士一定会解开这个谜,以慰他的先人,以尽自己作为后人拳拳之心。

附注:

1、 陈友谅是元末农民起义军领袖之一。后曾建立“大汉”,称大汉皇帝。在鄱阳湖与朱元璋的争战中中流矢而亡。

2、 此文中没有提及陈友谅的故事,因与皇坟基相关的在《探寻衢山岛上的古物迷踪》一文已经提到,更多的则是期待陈蕙芬女士正在研究撰写的文章。那一定会更加具体详细真切。

武汉治癫痫的靠谱医院在哪里西安治疗癫痫病较好的医院癫痫病吃什么药能彻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