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军警】值勤与夜班饭(散文)

来源:呼伦贝尔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创意小说

我早就想把自已在部队的一些趣闻轶事写下来,但几次提笔却又不知从何写起,因为部队的生活实在是太单调了,每天都在重复着昨天的故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再说,在部队的二十多年里,自已从未经历过什么特别的事件,本来就是平凡普通的一兵。另外还有一个顾虑就是保密的原因,保密不用我多说,用今天时髦的话说是“你懂得!”战友们都懂得。好在时间已过去了三四十年,由于通信技术的发展,军队的通信设施、装备早已今非昔比。我们那时候的电缆通信网络、网点、设备,管理模式早已被数字网络和现代的管理手段所代替。如今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光纤干线、支线编织成一个蔚为壮观的现代化数字通信网络。卫星、微波、电子对抗,电磁干扰等信息技术的运用,使通信兵已经由单纯的通信保障部门,转变成为信息系统的综合管理部门。我们的那点东西现在已无密可言,但我所写内容还是尽量避开或不去触及敏感的话题。

不经意间我的生命之舟已驶入含饴弄孙的人生阶段,也可以说是年事渐高。在滚滚红尘之中,自己只不过是一个匆匆行走的过客,一粒飘忽不定的尘埃,而且不久就会消逝。趁自己现在还有足够的精力,还能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的时候,把军中生活的一些趣闻轶事整理成文,供战友们浏览回味,只叙旧事,不论是非。试图使退休后的生活不再枯燥,兼想在别人娱乐时光的同时,自己在写作中能觅到一丝丝充实的感觉,仅此而已。如果说“回望姚家山”是抒情的话,那么“军旅轶事”就算记事吧,供战友们茶余饭后作为消磨时光的笑料。

固定通信台站通信兵的日常工作、生活是单调枯燥的。一般以连、营为单位,常年远离城市远离首长,坚守在山沟独立作战。我们住山沟钻坑道在那里奋斗、坚守的全部意义,或者换句话说肩负的主要职责就是时刻保证,党中央、中央军委到各大军区的通信畅通无阻。首长经常说,“通信兵,通是第一要务,通信阻断就是命令。要求我们在平时下苦工学好本领,遇到通信阻断当技师的不要当急死。”中心站考核机务站工作的优劣,所涉内容、项目也都在围绕着通字,记得其中有几项硬指标:通信阻断率、通信事故率、预检完成率......。目的其实就一个,保证通信畅通无阻就是工作任务完成的好!所以各机务站的全部工作也是围绕一个通字来展开的。那时的日常主要工作有三项,通信值勤、专业训练、政治教育。如果说专业训练、政治教育的目的是为“通”做保证,那么通信值勤就是“通”的具体过程和实践。

值勤也叫战备值班,是通信兵的日常主要工作。如何完成好自己的中心工作,通信兵是怎样值勤的?其实和地方工人按点上班没有本质的区别,所以它有别于常规作战部队。常规部队一般是在晚上22时就寝,早上6点起床出操。上午、下午操课。固定台站的通信兵则是一天24小时轮流上班。除外线其它各专业分为四个班次,白班两个班次,夜班两个班次。白班、(上午班,8点到12点、下午班,12点至18点)。夜班、(小夜班18点到0点,大夜班、0点到第二天早上8点)。白班、小夜班还好,大夜班一般23:30就要起床,往往是躺在床上还没有入睡或刚刚睡着就被叫起来了。然后是到饭堂吃夜餐,迷迷糊糊的确实吃不进。接着进坑道,接班、值班、测试、预检、做记录,一晚上不可能有睡觉的时间。就是没有业务处理时,规定也是不允许打瞌睡的,所以大夜班基本上一个晚上是不睡觉的。好在那时我们年轻,大多不太在乎一个晚上不睡觉,但时间长了对身体的影响还是蛮大的。另一个对机务人员身体健康影响较大就是长期在坑道工作。通信坑道为防原子第一道门开的空间很小,进坑道时需弯着腰跨过三道水泥做成的门,才能进入通信机房。机房虽有通风降湿设施,但夏季坑道湿度还是很大,容易得风湿病;冬季机房又十分干燥,战友们经常流鼻血;机器散发着异味,空气质量差,几年下来很多战友得了关节炎、鼻炎、咽炎。我就是这三种炎症兼而有之的获得者。

值勤中有值夜班的就有了夜班饭。那时的通信兵的伙食费每人每天0.57元。夜班饭有补助,每人每次夜餐补助0.2元,按那个年代的物价水平已经很不错了。记得入伍前学校的中学教师每月的伙食费也就是12元钱左右,当时一斤猪肉五毛多钱。因夜班饭问题,内线值班人员和后勤人员经常产生矛盾,众口难调啊!尽管炊事班定有食谱,每天变着花样的去做,想让大家吃好,但因为晚上胃口不好吃不下,身体普遍瘦弱,所以内线的战友有情绪,总给炊事班提意见,因而才有了我记述的这次特殊的夜班饭。Z司务长为了化解矛盾,调和一下大家的情绪,有一天下午开饭时宣布,今天晚上夜班饭咱们搞一次吃鸡蛋比赛,看谁吃的多,吃的最多者为吃蛋大王,大家哄的笑啦,司务长又做了一番解释大家才认真起来。参加晚上值夜班的战友们也动起了自己的小心思,晚饭就吃的很少啦,准备晚上夺魁。到了晚上11点,W炊事班长在大锅里加了半锅水,把两筐鸡蛋放了进去,一筐鸡蛋二十多斤,两竹筐足有四五十斤,捅火开烧。

上夜班的,载波、电源、话务,大夜班、小夜班共计也就是20多个人。到了开饭时间,各专业留一名自认当不了大王的留在机房值守,其他人都到饭堂门前围成一个大圈。W炊事班长把煮熟的鸡蛋用凉水一激,捞进大盆,抬到院子里放在大家中间,Z司务长担任裁判。饭堂门前灯火通明,W炊事班长给每人先发10个鸡蛋,很快大家就都吃完了。又发10个,这次有三分之一没吃完,三分之一吃完了但基本再也吃不下了,还有三分之一的人说还能吃很多。又发了10个给要吃的人,结果大部分没吃完。我吃了二十二个再也吃不下去了。但 C最后却吃了34个,他成了吃鸡蛋大王。你想C的身体那时是有多么的棒,名副其实的豫西俊男、猛男,他的脑子那时是多麽的聪明........

现在回想起来,能吃那么多,一是当时年轻二十几岁确实能吃。二是那时的鸡蛋全是老百姓家养鸡下的蛋,个普遍比较小每斤平均要称10到11个鸡蛋,就是鸡蛋较小能吃三十几个确实不简单。我们那时真是很年轻,啥事就是为了一个乐字,但又感觉是那么的值得回味、好笑。同时Z司务长为了把自己的后勤服务工作搞好,为了能让大家吃好身体好、心情好,值好班为保证通信畅通做贡献,也是费了很多心事的。我为Z司务长幽默、多样的工作方法叫好。在年过花甲之时,仍能经常回想起那次特殊的夜班饭,仍能经常想起昔日朝夕相处的战友,不能不说那次特殊的夜班饭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不能不说是刻骨铭心。这也印证了人们常说的一句话,抛洒激情和汗水的地方最难忘,奋斗中结下的情谊最牢固。

呼和浩特哪家癫痫病医院可靠长春市到哪治羊角风最好武汉哪里看的好癫痫病辽宁那个医院治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