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多媒体写作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年的味道 (散文)

来源:呼伦贝尔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多媒体写作

年是什么?儿时的记忆里,年是劈劈啪啪的鞭炮声,是红红的春联,是好吃的饺子,是孩子的新衣,是大人们脸上的笑,是家人、亲戚、乡亲、邻里之间的相互祝福。

——题记

很快就要过年了,突然之间好想父母,好想孩提时候,好想过年的味道。在家再大也是孩子,出门再小也是大人,没有了父母的呵护,自己不得不学会飞翔。逢年过节总是忙忙碌碌,钱花了不少却没有一点年的味道。

小时候,每到年近的时候,母亲总是早早为我们准备好新衣服。家里孩子多,“五朵金华”再加一个男丁。母亲要准备很多新衣服、鞋子。虽然很辛苦,但是却从来没有听母亲抱怨过一句累一句苦。我在家是倒数老二,最小的妹妹比我小3岁,哥哥比我大2岁。小时候,哥哥瘦小,我个子稍大又健壮,离我家稍远一点的乡亲,总说他是我弟弟。我总是笑着说“我只有哥哥,没有弟弟。”那时候我爱哭,受一点委屈就哭个没完没了,一家子人哄我。记得有一年除夕之夜,不知道怎么又想哭了,眼里满是泪花,大家故意逗我“今天是除夕夜不许哭,否则一年不开心。”我把眼泪生生地咽了回去,想起来真是好笑,不过爱哭的毛病到现在也没有改掉。

妹妹前些年在我家楼上过年,她谈起小时候的事情。说有一年的腊八,那天天气特别冷,我们几个人骗她说不能穿衣服去迈井沿,别人都迈过了就差你自己了(那时候我家大门口内有一口水井)。其实我们几个都不记得到底有没有开过这样的玩笑了。也许是有吧,要不妹妹怎么会记得。因为妹妹是老小,任性、总爱告状,我记得确实有时候我们几个故意逗哭她。母亲听到哭声总是训斥我们:“你们几个不知道让着妹妹点吗,就知道让她哭。”我们几个在一旁捂着嘴偷偷笑。不过我们大部分时候还是让着妹妹的。

现在每到腊八的时候,就不由地想起了妹妹说的话,想起一家人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小时候腊八节,我们总能吃上妈妈熬的腊八粥。现在姐妹兄弟几个各分东西,不到过年很难团聚。父母不在了,哥哥也经常外出打工,我们姐妹去老家就少多了。不过,腊八粥的味道仍然在,香香的、甜甜的,母亲慈善的面容,父亲坚毅的身影,仍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即使父母走得再远,孩子们的心里永远记得他们。腊八粥的味道,其实就是家的味道,现在再精致的腊八粥,也没有那时候的香甜可口了。

记得小时候,每到离年近的时候家里就开始泡黄豆,磨豆浆,回来烧开豆浆,点豆腐。那时候还不知道喝豆浆,都是点好卤水,在压豆腐之前盛出几碗豆腐脑吃,放上辣椒,大伙吃得津津有味。记得最开心的时候还是煮肉,满院子的香气,等肉熟的那一刻父母拿出骨头孩子们开始啃,一个个满嘴都是油。不过那时候,我过年也就这会吃点肉,喜欢啃骨头,此后饺子我都不吃肉馅的,母亲还得为我包油渣白菜馅的。不是我调皮,是一吃肉饺子就呕吐,母亲总是护着我舍不得让我受一点委屈,过年我总是吃素菜。

记得除夕一天,我们都忙忙碌碌的,扫院子收拾屋子,把所有垃圾都扫地出门。大人们都说正月初五不过去,不让往外放垃圾,怕把福气带走了。除夕下午一家家就开始贴对联,孩子们也像模像样地帮助父母贴,看看贴得正不正。除夕之夜,母亲总是把桌子摆上炕,父母切上几盘我们喜欢吃的菜,放上瓜子、花生、糖果之类的,一家人团团围坐在炕上一起吃喝。那时候没有饮料我们小孩子就喝母亲亲手酿制的米酒,父亲喜欢喝白酒。一家人守夜,小孩子说说笑笑,父母给我们讲些年的故事,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开开心心的。午夜12点一到炮声忽然浓了起来,噼噼啪啪,叮叮咚咚劈天盖地而来,炮声稀疏了我们才开始睡觉。

春节早上父亲早早起来就去院子里放炮,母亲和姐姐们包好饺子开始煮了才叫我们几个小的起来。新衣服早摆在了我们的面前,一个个比赛穿衣服,看看谁穿的快。我们那里春节的饺子里会放上一些硬币,谁吃到了就是有福之人。饺子一上来孩子们就开始猛吃,总想看看自己碗里的饺子有没有硬币?吃到一个欢天喜地。其实父母故意在每个人碗里都放上几个有硬币的饺子,每个人都不会落空。

吃完饭男孩子跟着父亲去长辈家拜年,媳妇们也有家族长一点的妇女带领转。不过我们那里风俗男子每到一家得跪拜,媳妇们不用,男子女人不同行。我们女孩子没事就到大街上看来来往往的人群。我们村子比较大,不是一个姓,一个姓的也不在一起住。所以南来的北往的,东走的西串的,就显得热别热闹,半个上午才结束。

中午的时候母亲早早做好饭,这一顿特别丰盛,大锅下边是红豆米饭,箅子上放一些馒头、豆包、糖包、粽子、糕等,还放六个蒸碗有海带、粉条、豆腐、丸子、瘦肉、五花肉等。孩子们玩了一个上午回到家吃上母亲亲手做的这些热腾腾的、香喷喷的饭菜,别提多开心了。

可是现在过年大鱼大肉、各种鲜菜、瓜果吃着,网络电视看着却没有了过去一点点的开心。孩子们在一起谈论最多的是“你有多少压岁钱?”大人们过年在一起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年味越来越淡了!”

到底是我们长大了总是怀念童年,还是现在的年真的没有了年的味道?是平时吃得穿得太好了,孩子大人不再稀罕新衣服好吃的?还是我们疏懒了不再想过年的事情?不得而知,也许各种因素都有吧。

年的味道到底是什么?我感觉是父母的味道,家的味道。年的味道越来越淡,我感觉还是因为缺少了父母的呵护和兄弟姐妹在一起的欢乐气氛。不知道你们的感觉是什么?

甘肃癫痫病公立医院丙戊酸钠治疗癫痫哈尔滨治癫痫哪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