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磨心(散文)

来源:呼伦贝尔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典诗歌

初闻磨心山,我心有一动。磨心,需要多大力量啊。一个是强硬的器物,一个是柔软的器官,我觉得这充满禅意。我轻轻念诵“磨心”,一步一念,一念一步。一念之间跟一步之遥,原来可以这样理解。当我站在磨心山上时如是想。

气温高达36度(或许还不止),阳光像泥浆一样喷射下来,而热从脚后跟那里蔓延上来,然后包裹全身,裸露的皮肤马上有灸痛感。眼睛根本睁不开,到处是白晃晃的光。我又戴墨镜,又撑伞。可伞却在登上岱山岛的那天莫名其妙变得矫情起来,要么撑不开,一旦撑起来又放不下来。同行的朋友不停地帮我撑,帮我收。莫不是伞也知道磨心?

当地朋友说,登上磨心山可以俯瞰岱山全景。而我第一个反应不是俯瞰,而是瞻仰赵朴初先生的手书——蓬莱佛国。四个大字气势宏大,开合洒脱,恣意通透。蓬莱二字,遒劲中透出一股仙气,撇、捺间开启人的冥想与憧憬,似有仙乐隐约,楼宇缥缈。“佛”字处处蕴含着悲悯,“弗”字正好五划,象征着人生的五味——生老病死苦。一个人如何品读或看待生老病死苦,就是一个人的智慧与境界。佛即智慧,即觉悟。帮心磨去尘埃,还本来面目,这才是般若。

汗水一层一层地涌着,从登上磨心山的那一刻起,它就没有消停过。我是一个不太容易出汗的人,已经十多年没有用过空调,对我来说流汗似乎是一种奢侈,也是一种享受。此刻,我站在磨心山上,大汗淋漓,身心轻松。磨心山上的流汗,不妨用更宽广的视角去看。我们习惯于单一的,平面的看问题,这是因为我们有我执心,有我慢心,如果我们把我执心我慢心慢慢磨去一点,我们便会放下,就得自在心。

慈云寺的主持接待了我们。主持是一位年轻的僧人,举止脱俗,温文儒雅,尽管酷暑难熬,仍一身僧袍。他领着我们参观大殿,介绍寺院的一些情况,也解答我们提出的有关佛教常识。这天正好是六月十九,是观音菩萨成道的日子,寺院内有善男子善女子在礼佛,但看不到香烟缭绕,只有悦耳的梵音和诵经声。

我进来时看到一则告示,上面写着:一心献一炷香或三炷檀香即可,只有虔诚的恭敬心向佛,佛菩萨就会加持感应我们的心灵。有什么样的主持,就会有什么样的寺庙。在这里见不到香烛店,看不到功德簿,更没有林林总总的商店,同样法器叩响,同样举行佛事,我在这里读到了法相庄严,虔诚敬畏。

慈云庵是慈云寺最早的建筑,座落在磨心山的顶端,木结构,四开间,非常简单。陆老师问主持建于何年。主持说,清代。我们一行有人听成是秦代。主持帮我们纠正过来,眼镜背后的目光里含着温良的笑意。我接过他的笑意,轻轻的笑了笑。

一座寺庙的历史某种程度而言是一种资本,也是一种资源。越久远,越能吸引善男信女的敬香。这位年轻的主持却点化了我们的误信。我不由想起《金刚经》里面的一句话: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这句话在慈云寺里恰如其分。

沿着石阶下来,看到一棵棵树。我只认识番樟树,其他树一时叫不出名来。它们或傍在寺院外,或站在山上,也有斜靠在栏杆外,浓荫匝地,箍出一圈圈幽意。我有些痴痴地望着它们。或许它们也正在专注地望着我们山外来客。树昂首,我也昂首。虽然,它们跟参天大树尚有距离。

我觉得世上的树最老实,它们跟大棚无关,跟催熟剂、膨胀剂绝缘,它与所有反季节的活动无来往。而自作聪明的人在树面前也无能为力。因为树只会在心里默默镌刻年轮,一圈,又一圈,谁也没有办法干扰树心。树的心只为年轮准备。我们又为谁准备了自己的心?我想着,想着,不由低下了头,在磨心山一棵树面前低下了头。树继续昂首。树并不因为自己只有百年的历史而不安,它们替光阴守候,也替海岛的人们守住岁月,如同岱山的守塔人,他们在风雨飘摇之夜准时登上灯塔,为过往的船只渡航,也在佳节团圆之夜按时爬上塔,向海上航行的船只领航。守塔人的忠诚像火把一样照亮了夜航人的方向。

曾经一个传说,说是人死后专门有一个人给亡故人的灵魂秤份量,份量轻的上天堂,份量重的只能下地狱。那么什么样的灵魂才能达到上天堂的标准?毫无疑问,只有不往灵魂里装东西的人才有资格上天堂。无挂碍者,持平常心者,不为浮躁蒙蔽,不因世俗功名利禄而悲喜的人。他们的灵魂轻如羽毛。大多数人的灵魂需要磨一磨,磨一磨,灵魂的份量轻几许。再磨一磨,灵魂再轻几许。磨心,其实也可以这样理解。

有一个细节我一直忘不了。有个老先生坐在简陋的小戏台上给我们唱岱山走书。老先生看上去年纪比我父亲还大,汗渍把长衫浸得像花绿图。他用的是岱山方言,所以,听起来很吃力。他也应该知道我们这一拨人肯定不是岱山人。他仍然手持扇子,在台上迈着戏步,一丝不苟地唱着。最后戏台前只剩下我一个人,老先生为我一个人唱走书,身上的汗渍越来越大。如果我不走,那么老先生还会继续唱下去。我做了一个很不礼貌的决定,转身走了。后来陆老师告诉我,老先生在唱劝人为善的功德。我不知道我这样的决定算不算善举?

从磨心山上下来前,主持领我们去喝茶。出来后我特意回望了一下那座楼——却尘楼。楼名与山名浑然天成,一个是求证,一个是证得。善哉善哉。

天津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能够治好河北怎样找到靠谱的癫痫医院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如何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