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散文诗情我曾爱过

来源:呼伦贝尔文学网 日期:2019-9-17 分类:古代言情
1
   在我还没成人的时候,我爱过一个女孩。因为爱得过猛,便耗尽了这一生的青春。如今,那个女孩还是那个女孩,而我仍旧是我,没有纠结。我就这样单纯地爱过了,陪着我一起爱过的还有身边的万千景象。
  
   我知道此刻寒风在外猛跑,那个失恋的季节从来没有因为年轮的递增而远离。它还在不甘心,冰冷着它所见过的所有风吹草动。而我安静蜷缩在温暖的被窝里,已经失去了随它奔跑的耐力。我安静在这里,虽说百毒不侵,却也仍旧会感受寒风撕裂时,那阵阵,破碎的声音。脱缰的它,含着冰泪,踏着坚石,撞着巨木,钻进一切被黑色收复的空间。只因不甘心,只因爱得不彻底,只因她的名字还在风中,暖着它那滴血的心。它便要如此,寻找遗忘记忆,风干名字的,轮回之击。
  
   2
   她从未走远,而我已经围绕儿时的誓言绕了赤道之远。最终默然站在她身后,看着举目四望的她,内心充满圆形矛盾和荆棘极端。我找不到拍下她肩膀的理由,所以我只能一直站在她身后。
  
   我就这样站在她身后,这个距离使我可以从她的身影里用眼睛拆解出,诸多若隐若现的美丽阴影。日月穿梭,她的身影还是朝着那个方向,那个我曾离去的方向。我未曾告诉他我曾远去,她也从不知围绕誓言一圈,只是回头的一个距离。她在等,等着和我一样的名字,等着比我更美丽的名字。而我始终一言不发,伸展开得手臂,在她身后,我发现我已然成为一尊神的雕塑,而她,渐渐变得单薄,可亲,变得需要抬头,垂直,仰望,才能够着我万尺身躯下,那怜悯的目光。
  
   曾在某一个时刻,她蓦然回首。曾在某一刻她穿过我的身躯。曾在某一刻,她脱光了所有沐浴在我的眼池里。曾在某一刻她从石头的碑文间,认出了当初的笔名。曾在某一刻,她画地为圈,圈中放着她童年的日记,奖状,红领巾。之后,朝着我曾离去的方向,离去。
  
  
   3
   我曾经歇斯底里的爱过,北京市治疗女性癫痫病用山盟海誓围砌成了,烽火连天的战国。我曾爱过,爱到没有一兵一卒,仅剩一座充满戾气的空城。透支的落败,没能自刎的负勋亡国,我以一个幽灵化的王者超度每一个天真的尸骨。就在这一段漫长的岁月里,我还是会时常冲出祈祷,诋毁圣光,撞倒在现实的围墙下。
  
   是的,这是一场自残的柔情,爱情。而你,不是我的王妃,我亦不是立于不败之力的王子。我败在现实,败于此,败于一个手无兵刃,仅用粗语的普通之士。
  
   我曾爱过,深爱着你,想要和你永远坐于星空下,仰于草地中,枕着说不完的,甜言蜜语。
  
   可是就在分离的那一刻起,就在我成为一个守情奴的时间里,我才发觉。我爱得一直不是你,而是,你眼中的自己。但你的名字,我敢说,那的确是牢不可破的永恒帝国。
  
   你从我曾离去的方向离去,沿途有多少深渊,有多少悬崖峭壁。没有一颗将死之心的虔诚,你如何完成爱的脱颖之变。怀抱着爱的重壳的你,如何能十堰治癫痫病土方法度过回首的瞬间。如何能与我的影子重叠,让我有吻下去的可能。
  
   但,多少年,我从不曾等。
  
  
   4
   夜越深,越能凝聚消失的可能。即使窗外寒风阵阵,我还是把一首歌固定在单曲循环。温暖。今夜,像每一个不可能。而我还是在某一刻,凝聚了诗篇。你不懂,不在乎,你不见,不在乎。即使此刻你在他的怀抱,枕着真实的梦郑州最好的癫痫病医院境,亦不在乎。
  
   因为这一从开始,便就只是,我一个人和寒风的自言自语。
上一篇:梧桐四月留下春天
下一篇:我的高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