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从春天到夏天有个结界(散文)

来源:呼伦贝尔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高考作文

那天晚上我约了小仙女看电影,收到妈妈的信息说爸爸病了让我能请假回家的话就尽快回家,我看到整条玉渊潭南路都成了氤氲的绿色,像另一个世界里的光,心想如果真是个梦就好了。

我还是看完了电影,梦还是没有醒。想起那个晋朝的阮籍,知道了他听闻母亲辞世后还坚持下完一盘棋的心情。电影结束,小仙女帮我开了一辆小蓝车,告别的时候我说我要坐夜车回家去。

夜里行车总是很奇特,像哈利波特魔法世界里的魔法师救急车,只是属于我的救急车没有那么狂飙突进,而像一列落后于时间的倒流车,如果时光能倒流,或许这辆车就是我三岁那年,爸爸带我出门远行的那辆,我清楚记得我在下车的小车站吃了小米粥和煮蛋。

那时候二十郎当岁的爸爸走一步是那么远,那时候的我以为我永远也追不上,在任何一个陌生城市的街头,他都走得那么远,只要他想丢下我,我永远也追不上。

夜里的车走走停停,窗外的灯和窗内的人不停变换,天亮的时候我看清了速度,我以为车就要停了,可原来车就这么慢。我对面和旁边都坐着一对夫妻,对面睡着的那对像是栖在树上的鸟儿,旁边的一对已经在晨曦里啁啾。

到医院看到爸爸的时候,他把眼睛闭着,把脸侧向离我远的一面,他不是不想看到我,他是不想我看到他现在的模样。不用去仔细想,若干年间我们好像渐行渐远,我不再是他架在脖子上的小姑娘,而长成了一个儿子的姿态,我们莫名就有了父子之间的较量。而我从来没想过我们要在这样的境况里回顾我儿时的亲密,可那些点滴就像他手背上滴落的药液,点滴可数,历历在目。

我到的第二天,医生终于肯给做手术,我就站在一旁看着,看爸爸妥帖地蜷曲着,看着铁管打进腰椎,听见他小声说疼,我的眼泪漫出来,从小妈妈是不准哭的,长到现在哭的次数清晰可数,可那一刻我也觉得好疼,疼是要哭的。

手术之后是七天漫长的引流,在这七天里情况总是反反复复,疼痛此起彼伏,妈妈心疼我不肯让我晚上也陪护,可夜里悄悄溜进病房,看他们都睡着的时候,我觉得这也是人世间最美好的幸福,相守本身就是幸福。

爸爸睡着的时候总是无意识地轻微抖动,像是灵魂去了一个梦里,那个梦里有起承转合,有起伏跌宕,我蹲在床头抓着他的手,想让他知道如果那个梦不美,就快点回来。爸爸是回来了,健康会一点一滴地回溯,可我知道有些东西再也回不来了,如果祈愿可以反悔,我真的希望我从来没想过我能追上他,哪怕他真的把我丢在异乡的街头,我都愿意他永远大步向前,前路光辉灿烂。

医生告诉我说,身体的机能是不可逆的,就像岁月的流逝,只能维持现状却不能期待有更好的奇迹。医生说的话怎么能信呢?躺在病床上的爸爸刮干净胡子,剪干净指甲,认真地眨巴着眼睛听我说医生的谬论时,我知道他像个小学一年级的学生一样,无比虔诚地学习人生新的课程……

再过几日,爸爸便可以出院,或许此次病痛能让他更加爱惜自己的身体,这是时光给予的残酷而温柔的警告。我便在他们的催促里忐忑地回到了单位。

回来的晚上一路时断时续的雨,夜里就放晴了,露出明亮的黛色,单位院子里的泡桐开得可香。

“我四十多岁的时候在心脏里装了三个支架,现在五十八岁了,不是还好好的。”回来之后,Z告诉我说。

“医生当时说心脏可以用多久呢?”

“三年。”

Z真是个好人,不是么?

夏天说来就来,声色浓郁,从春天到夏天,大概都有一个结界。

癫痫精神上吃什么药有效陕西哪家癫痫病医院治疗专业常见的癫痫病病因都有那些云南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