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文章内容页

【八一】父亲的守望(散文·旗帜)_1

来源:呼伦贝尔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经典语录

父亲是在秋天去世的,离现在有二十二年了。每年的秋天,在秋风的沙沙声中,亦或是在绵绵秋雨里,我总会一个人,静静地默想起我的父亲来。也许父亲害怕我们这些孩子饿着饭了,他总是不放心我们,害怕我们没有粮食吃,就是到天上去,那最后一刻,父亲也是在农田里,以一种劳作的姿势倒下,告别这个让他难舍难分的苦难世界。想到这样的场景,谁能不潸然泪下呢?谁又能说,父亲临终倒下的这种姿态,不是一种伟岸,一种庄重呢?那是一个勤劳朴素的农民,告别大自然的时候,对泥土地最深情的眷恋,最美好的诠释。现在当我赞美秋天,怀念父亲的时候,就显得更加浓烈和深沉了!

我在十六岁以前,从来没有离开过家,更没有离开过父母。上中学以后住校,我每个月也会回家一次,同父母团聚。因此我感觉在父母的身边,很温暖。我的家乡,在牢山脚下,我对牢山有很深厚的感情,我爱父母,也爱牢山。即便现在父母都去世了,每当回到牢山来,也好像又回到父母身边了。那种感觉,很亲切,很温暖。

小时候,我一想到要看外面的世界,就同小伙伴们一起,爬上牢山顶。在牢山顶,向东看,可以看见南向店的王母观主峰和波光剑滟的五岳水库。那时候,五岳水库就像是一面大镜子,太阳光照射下来,又像是一个巨大的金圆宝,闪闪发光,真美呀!向东南方向看,依次可以看到九林寺、钱小寨和新县的苏河街。那时,看到的苏河长街,好像就在眼前一样,可是真要到苏河街上去,要走半天的时间,走在路上感觉可真远呀!向北望去,马畈的云山映入眼帘,印象较深的还有马畈水泥厂那滚滚烟雾直冲天上。其实,那时候,我最喜欢向西边看。西边,有姥姥村前的太平寨。站在寨前,可以一揽罗山县的周党大街,还有从周党那边驶过来的大班车。据大人说,大班车是去武汉的,从周党坐大班车几个小时,就可以到武汉。当时,我听了,感到有些惊讶。记得很小的时候,听村庄里的八十多岁的老二爷说过,我们爷爷年轻的时候,去武汉挑盐,来回要走半个月哩!我心里想,如果能够坐上大班车,去一趟武汉,那该有多好呀!武汉一定很好玩,那里应该是一个好大的世界吧!

小时候,我们这群孩子,就像牢山林子里的小山雀,叽叽喳喳,无忧无虑地生活着,哪里知道大人们的愁苦和忧伤呢?

在我们这里,把没有粮食吃,或者无米下锅的现象,都叫“饿饭”。小时候,当油菜花儿黄,麦苗拔节抽穗的时候,总是感觉父母很紧张,他们害怕孩子们会饿饭。有一年,父亲、三佬还有五佬,他们到外地去借粮,很多天没有回来。开始母亲还用面糊糊对付我们这些孩子们的小嘴巴,后来就是面糊糊里面掺杂一些野菜了……我们喝着面糊糊,眼睛直溜溜地望着母亲,母亲也望着我们;她不吃,她总说让我们先吃,她说她不饿,可她真的不饿吗?母亲总是想着孩子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

我看见母亲的眼睛,总是向村庄北头那一条小路望去,一直望,不眨眼地望。我想,母亲那时一定在期盼,期盼父亲能够借到粮食,快快回来,让孩子们吃顿饱。可是母亲直望到天黑,也没有看见父亲回来的影子,这个时候,我看见母亲偷偷擦拭眼角的泪,生怕孩子们看见。那一天夜晚,天很黑,月牙儿挂在天上孤孤单单的,村庄的狗有一声没一声地叫着,风轻轻吹来,让人感到一阵阵寒意。突然从村子中间,传来一阵哭喊声:“娘呀!”声音叫得很凄凉,听得让人心发慌。不一会,四妈妈慌慌张张来喊母亲说:“你三妈快不行了!”说完她又喊五娘叫大嫂去了。母亲叫醒我,对我说:“你三奶奶快不行了,儿子快起床,我们一起去看一下!”

当我同母亲,来到三奶奶床前的时候,她房间里面,已经聚拢有很多婶婶嫂子们了。我傻傻地挤到最前面去看三奶奶,只见三奶奶目光呆滞,脸上的皱纹很深很深。她头上戴一顶黑平绒布帽子,嘴巴一直来回在动,像是在吃什么东西。我好奇地问三奶奶:“三奶奶您在吃什么呀?”从后面传来一位婶婶的回答声:“她在吃亏,你三奶奶几天都没有东西吃,快饿死了!”只看见三奶奶望着我笑了,从喉咙里发出几个字音来:“干饭……稀饭……白面……”也许还有馒头两个字还没出口,三奶奶就撒手人寰了。

三奶奶眼角边挂着浑浊的泪水,闭上了双眼,于是房屋里哭声一片。父亲还有村庄里面借粮的男人们闻讯回来了,赶着送三奶奶最后一程。那些手巧的婶婶嫂子们,用白纸皮给三奶奶扎了一个大聚宝盆,聚宝盆里没放金银财宝,却放满了用纸做成的稻谷穗、小麦穗和高梁穗,意思很明确:三奶奶到天上去了以后,吃了大米吃白面,吃了白面吃高梁,吃完以后聚宝盆又满满一盆,总也吃不完,让天上的三奶奶不要担心以后会饿饭……

三奶奶的去世,对父亲的触动很大,我曾听见父亲同母亲说过一句话:“如果有粮,三妈不会这么快走的。”从那以后,父亲就变得更加沉默寡言了,只是拼命地干活,干完集体的活以后,就到牢山边拓荒,拓出来的土地种上玉米、花生、黄豆、南瓜和蚕豆等农作物,千方百计储备干粮,为来年青黄不接的时候,度春荒作准备,生怕我们这些孩子饿着了。那时候,我总是看见父亲忙个不停,放下这样忙那样,就像是一个旋转的陀螺,毫不停歇。即便是在那样艰苦日子的里,也从来没有听见父亲唉声叹气,更没有听见父亲抱怨过什么;相反,却总是能够听见父亲说:“干一点就有一点,不干谁给你呢?”“人勤地不懒,农民就应该把土地种好,多打粮食才有脸面!”我感觉再苦再难,有父亲在,什么都不怕!在父亲庇护下的日子,真温暖!我一直都这样认为,无论现在和将来都不会改变这种想法。

我的父亲是个忠厚老实的人,心直口快的,说不好花言巧语,却总能够怀着善心去帮助别人。左邻右舍,亲朋好友,谁有了困难,父亲自己再难,也会想方设法去帮人家。父亲只念过两年私塾,没有多少文化,说不出像“赠人玫瑰,手留余香”这样的话来,但他知道帮助人是一件行善积德的好行为。父亲总是对我们说:“过日子别光顾着自己,别人有难处,能够帮一点就帮一点,人一辈子长得很,谁能够说一辈子都没有难处呢?当你有难处的时候,有人帮助你一下,你也一定心怀感激,人眼不见,天眼见,能帮助到别人,总是一件好事情。”

小时候,来我们这里讨饭的人特别多。他们大多数人,来自黄、淮河边,一问便说天灾荒年,田地被水淹了或田地干旱了,颗粒不收,没有办法呀!记得有一次,有一个衣衫褴褛的男人,带着不到四岁的儿子。男人手里拿着二胡,孩子一只手拿着一个布袋,另一只手拿着一个破碗,站在我家门前。男人拉起二胡,那声音听得母亲在一旁流眼泪。她赶紧从锅中铲一大碗米饭给他们吃,看见那小孩走路摇摇晃晃的,身子很虚弱。母亲又从糖罐子里面盛两勺红糖,泡一碗红糖水,让小孩喝下补补身体,嘴里不停地说:“都是可怜人,不到万不得已,拉这样好二胡曲调的人,是不会出来讨饭的。”男人带着儿子,向母亲深深鞠一躬,又向父亲鞠一躬。父亲又从米缸里不多的米中铲一大碗米,装到孩子的布袋里,才看着他们慢慢远去。

那时我不明白,父母怎么对他们那么好,母亲竟把我心中最珍贵的红糖,给了那个素不相识的孩子。现在的孩子,根本理解不了那年月,糖对我们小孩子的诱惑。只有到过年的时候,母亲才会给我们每人那么一点点……若干年后,我才知道那位讨饭男子,二胡拉的是《二泉映月》的曲调,真好听,但是听起来好悲哀呀!这也是我听见最美最伤感的二胡调了!

还有一年的正月十五,我们一家人正在吃团圆饭。门口有狗子的叫声,母亲起身出外面看,不一会,母亲从外面领进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妇女,让她同我们坐一起吃饭。开始那妇女还很拘谨,当看到我们一大群孩子的时候,我看见她眼里面的泪水,在打着转,吃完饭以后,才从她话语里了解了大概:原来那妇女从江北来,结婚以后几年时间里,一连生下来四个女孩子。

因为没有生男孩,公公婆婆一脸的不高兴,开始是用不好看的脸色,后来用象刀子一样的语言刺激她。她家里男人更可气,喜欢喝酒,一醉酒,就打她。她把衣服拉上让母亲看,身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她说她娘家父母死得早,没有亲人,她一想到这不是人过的日子,就想一死了之,可是一看见孩子……那妇女说着说着,就哭成泪人。

母亲在一旁安慰她,父亲在一边抽叶子烟,不吱声。那妇女接着说:“就想出外面来透透气,心里好过一些再回去,没想到这一出来,离家越来越远了,心里想孩子呀!就恨自己不该赌这气。大哥大嫂,我想孩子,我想回家!”母亲说:“孩子离不开妈妈,妈妈更离不开孩子,妹子回家吧!”父亲这个时候,走到那妇女跟前说:“大妹子,这是伍元钱,你先拿着,回到孩子身边去吧!日子慢慢过会好起来的,看在孩子份上,你也要好好活下去,苦日子会到头的!”那妇女接过父亲手里的钱,听见父亲说的话,扑通就跪下来,眼泪汪汪地说:“大哥大嫂,您们都是好人呀!”母亲赶紧把她扶起来,让她快回家看孩子。

那妇女走了,我知道父亲那伍元钱,是他年前冒着凛冽的寒风,在罗山县周党镇大桥头上面,守了三个晌午,用干木柴换来的……后来我才明白,父亲母亲总是用他们的行动,潜移默化着我们,让我们以后为人处世,要善良,要做一个好人!父亲一生贫穷,可他的善良和爱心总是感染着我们,他的精神世界是那样的富有!

父亲没有读多少书,却始终要求我多读书。他说不出:“书中自有黄金屋”这样的话,但是只要我愿意上学读书,家里就是再困难,宁可砸锅卖铁,父亲也乐意供养我读书。父亲心里明白:读书的人和没有读书的人不一样,没法比。读书的人能明白事理,父亲是让我做一个“通情达理”的读书人。后来我没有上大学,进入社会后,父亲也经常对我说,多读一些书,总会是有好处的。

改革开放之初,许多人都南下广东淘金,我也决定去广东闯闯。临行前的那一天夜晚,母亲帮我收拾行李箱,父亲在一旁抽着叶子烟,对我说着话:“在外面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同事之间搞好关系。”“别人的东西再好,也不要动别人的,身稳嘴稳才好安身。”“人心不满足,蛇吞象,别人给你两根金条,你还想要三根,人心口怎么能填平呢?千万不要有贪心。”那天夜晚,父亲对我讲着许多最朴实的做人道理,末后,父亲问我:“记住了吗,儿子?”我说:“记住了,父亲”!

这个时候,我看见父亲又点燃一只叶子烟,一边抽一边给我讲述,他自己的一次亲身经历,父亲说,我们去朝鲜的时候,大规模的战争已经结束了,可小范围的战争时有发生。那一年的冬天,雪下得特别大。一天下午,首长把我叫到他的面前,交给我一封信,严肃地对我说:“这封信非常重要,务必送往指定地点。”我大声对首长说,请首长放心,人在信在,保证完成任务!

我给父亲端来一杯开水,父亲喝口开水,又接着说,我把信收捡好,放在帖身的地方,骑上一匹白色的战马出发了。雪大风大,开始还可以看到路的痕迹,马也跑得飞快。大约跑了二十多里路的样子,突然马失前蹄,一下陷入雪沟里去了,我也被抛了下来。我一下傻眼了,只看见战马在拼命地挣扎,怎么办?父亲说到这里又燃起一支叶子烟,有些激动地说,我爬起来之后就在想,如果丢下战马,抄小路很快就可以把信送到,可战马也是我的战友呀!在危难的时候,我怎么能够丢下战友不管呢?可是如果救战马,美国鬼子来扫荡……不想那么多了,救起战马再说。

其实那个时候,父亲已经做好牺牲的准备,如果同美国鬼子遭遇了,他只有销毁信件,同敌人同归如尽!但是战马不管怎么样,也不能丢弃,那是父亲的生死战友。父亲首先从雪浅的地方,向战马那里靠近,拼命地扒开雪块,扒了很久,终于扒到战马的身边。父亲抚摸着战马的头,亲着战马的脸,带着哭腔说:“老伙计,放心吧!我们会活着完成任务的!”于是,父亲用力推着战马的身体,生生把战马推向地面。战马得救了,父亲十个指头却鲜血直流。

天慢慢黑了下来,父亲骑上战马,抄小路扬长而去。父亲在马背转头向后面望一眼,只看见黑压压一队美国兵,向这边开过来,不时还传来一阵枪声。父亲吹了一声口哨,用力甩响马鞭,一直向目的地奔去……父亲讲完故事,去睡觉了,可是那一夜我却怎么也睡不着。

我在想:父亲五岁的时候,我的爷爷就被国民党杀害了。他那么小就失去父爱,可他十九岁就参加抗美援朝,成为一名志愿军战士,保家卫国;而我,他的儿子,一直在他温暖的怀抱里,从幼儿到小学到中学,过着快乐的生活。现在他的儿子我也十九岁了,当要出外闯荡天下的时候,父亲却是那样的不舍,千叮咛万嘱咐,语重心长。父亲呀父亲,儿子的一切您都想在前面,让我感到了父爱暖暖。

父亲一生贫苦,可您在儿子的心目中,却是世界上最好的父亲,也是最富有的人。父亲给我讲的故事,其用意,我能够理解,这是您留给儿子沉甸甸的精神食粮。父亲您对儿子的谆谆教诲,是给我最有价值的生命礼物。父亲放心吧,我会把这份厚重而深沉的礼物,一代一代传承下去。引导后辈子孙把良好的家风和人生理想,同国家和民族的命运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以更加昂扬的斗志行走于人世间。

在一个秋日里,我回到了牢山,像是又回到了父亲的身边。我信步行走在父亲曾经劳作的泥土地上,感慨万千。时代在飞速发展,伟大的祖国已经进入工业化城镇化,中国的改革已经向纵深推进,尽管还有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是我相信:我们伟大的祖国会越来越富强,老百姓的日子,也会像芝麻开花那样节节高。在父亲倒下去的土地上,我默立良久,产生许多遐想:苦难已经走远,幸福就在眼前,父亲您在秋天里倒下,您又从秋天里站起来。其实,您没有走远,就在我的身边,您一直守望着我们伟大的祖国,守望着我们美丽的家园!

癫痫病该怎么治的好癫痫病用手术怎么治疗哈尔滨有哪些好医院可以治疗癫痫?昆明的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