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十里长堤,花木如云(散文)

来源:呼伦贝尔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经典语录

在黄海之滨,在龙山湖东岸,在荣成市八河港处,在崂山与东山两座古镇之间,有一切分湖海的长堤,长若十里许,面东可赏沧海之波,惊涛拍岸,壮阔满怀;面西可见湖色万顷,粼粼波光,刺目耀金。堤坝上更是留得春色如画,驾车巡游,车在画中跌宕,车不起伏,长堤花木高低参差,给视觉造成错愕,宛如跌进了五彩云朵之中,令人飘飘然,醉醺醺。

时在草长莺飞,本应盎然生动,可胶东的春与南国的相比差了个把月,临得太晚。暮春之景还不蓬勃,复苏的迹象让人着急。有时觉得暮春又那么促狭,简直来不及挽留,纷纭的花事就那样在绚烂里戛然而止了。此时,人便有了莫名的失落,怨恨春风不度。或许,我所在的这个小城人早就思考了这个不是问题的问题了,无需纠结,只需一双明眸去发现,春,在这里不是满眼,而是要游春的人去寻觅。一个朋友说,在荣成的边海,看云不必仰首,龙山湖堤上的云如天使般降落,云霓匍匐,云壤难辨。

其实,那是各色花木构成的艺术场面。因海天相接,正所谓“野旷天低树”,这是难得的天象,行车其中便有了“马腾驾祥云”的美妙感。

或许你会认为唯有这里的花木不凋不败,是沿海气候织染的杰作;或许你可以说小城的取胜是因上天的厚爱,让这里钟灵毓秀。但无论你怎样把美归于天公,把赞美送给大海,还是忍不住要对小城人的唯美创意伸出拇指,说一声“OK”。

沿着蜿蜒的海湾路走,一路的海景动不动就从树的缝隙闪出,来逗你的眼球,这些都是入画前的序幕,你莫被那铺垫的前奏诱惑,而忘记了高潮即将叠起。还有一个好处,犬牙参差的海岸,给人的是一个个生动的意外,难免眼花缭乱,于是,就很想痛快地来一次春色的触目。

一路笔直如切刀,将海与湖斩断。重镇崂山与东山之间,千百年来呈翘首相望之势,如今交颈衔接,仿佛飞起一道彩虹,更像一条巨龙伸直了腰板,刺雾穿海。这里,正演绎着夏色的灿烂,弥补了暮春花事萧条后的败兴与寂寥。一坡五彩之云,覆盖了黄土堤坝,让人的眼为之一亮,到此不能不感叹:这里竟藏着一个葳蕤的世界!或者,在这里,春夏的季节概念就根本不能分清……

这条十里长堤的东面是浩瀚的大海,茫茫苍苍,海天一色,不做半点柔顺沉静,呼啸的声响是为路西一坡的璀璨配上了背景音乐;西边是龙山湖,柔波平平,宛如一面浩大的水之镜,娴静得似一位仙女轻浴在其中,真的是“灼若芙蕖出渌波”(曹植《洛神赋》句)。湖名“龙山湖”,上位高出海平面约丈许,围住柔柔湖水的长堤成一斜坡,缓缓铺开,各色的植被就像画在坡上,又好像一条自空中垂落的玉带,春风轻拂,款款波动。在远处看,犹如一丝飘锦,灵动于漫坡,舞出了别样的浪漫。

我相信,不是所有的人工创意都局促。如果我们沉溺于所谓的原始形态或者本色世界,或许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托辞。眼前,这项宏伟工程,依然是荣成人为之骄傲的惊天手笔。

如果说,这长堤是时代摁下的印记,那么,大堤之上,花木璀璨,如云流霞,则是时代的舞步。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前,海峡南北的两个镇本是遥遥相对,靠着几叶扁舟,用上半天,才可渡人于彼岸。烟墩烽火的痕迹在留在岸上的土丘,预警海盗外寇的功能早就消弭了,刻在老一辈人心上的是惊悚与苦难。

1978年,这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荣成人以与海共舞的气魄,以为子孙谋的远见卓识,推出了一张足以感天动地的宏图。举当地人之全力,动员了十万民众,炸山平地,肩挑车推,自两岸相对“进攻”,化“天堑”为“通途”。八河港南岸的好几个乡镇渔业发达,海产品的运输再也不用绕道百里了。我听说,今年要在十里大堤上举办改革开放40年大型庆典活动,这里是荣成南部人走向富裕的小康路,是风调雨顺的聚宝盘。

十五六年前,我担纲为这条路和路西的湖命名,因南有大山为“龙山”,便不敢篡改我们世代做尊崇的龙图腾,简单地在其后缀上一个“路”一个“湖”。龙山湖湖容上亿立方米,覆盖面积达几十里,其西其南是省级湿地公园,水草丰茂,美禽成堆。往昔渔民有着祭海的习俗,今年他们自发地在龙湖里安放了十几艘画舫,祭湖之时,桨声欸乃,船篷贴彩,鞭炮齐鸣。水暖的时候,则这些画舫变作了湖上驿站,船上载着鱼饵投料,饲养着各种水产鱼类。

祭湖时,彩旌迎风,与堤上的花木相映斗趣;渔作时,阳光斜照,给静谧的湖面涂抹了金色,给渔家永远不会落空的生活希望。

有人可以把这些美妙的画面装着心里,不要忘记赏景的主题。如果你只觉得自己是在赶路,就很容易错过风景的,扑入怀抱的那些风景,无论远的还是近的,令人有一种敞怀迎纳的情意,给你的闲游多了些微的妩媚。无需担心驾车赏景是否安全,这里左右各三车道的路面,无论从什么方向巡游而来,都合适。若是想让堤上彩云般的花木成为陪衬,轻轻托起游行,那就快点开车,这里没有限速。如果想仔细分辨哪些花木的品种、构成的图形,可以慢悠悠地在慢车道开车,就是拿出手机取景也无妨。

人生里不能没有“得意”两个字,或者你在事业上受挫,或者学业上不能达意,囿于一隅而不能出,徒生失望,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出口,可别忘记,真正对人生有启迪的不是一段语录,将生命的现场转移一下,从自然之美里寻觅惬意,未尝不是一个可行的办法,至少还有不同季节的风景影像可以流淌在心底,洗却那些不如意。如果你喜欢品咂风景的影像,更会有满满的时光味道。

堤首是飘逸的水闸,也许是因大堤上的花木的律动而使之捉摸不定了,也许是因在水中而有了游动的错觉。灰白色的海鸥也恋上了闸门上的高楼,从南飞到北,再折返回来,莫非是大堤上花木要比浪花更艳丽,更生动?色彩成了唯一可以解释这样的现象的原因。

真正的赏景,不会放过任何细节。嫩黄的矮株灌木,应该是小叶黄杨吧,委婉地簇拥在堤坝的根底,成为最先飘落在这里的一抹流云,做着自然散落的形态,又像是着意弄成的波浪,翻卷着从你的眼前淌过。人在车中,仿佛被波浪推助了一般,不加油门,向前向前,轻飘如烟的形容从来不会给了它们,所谓的“烟柳似浪”那是随风的效果,而这里的景致却是凝重的,不做轻佻逗眼,只为另一个版本的惊涛拍岸。

最美属于色彩。你或许见过彤云密布的降雪前兆,彤云夏落,篡改了季节,你的眼球也会做惊讶状,那是红叶石楠,霜重色逾浓,低温色更佳。春至初夏,她簇拥起一团团火焰,蹲踞在行道两侧,株干如火把,似乎点燃一树的火种,株株相连,状如火龙,掀起狂舞的节日盛事。在那堤坝上做着各种柔姿,绝不单一,如胭脂染颊,一片绯红,释放着含羞眷顾的羞赧;若朱颜不改的妙龄女子,故意让你在这里与之相见相狎,你可以恣肆而不做拘谨,没有人会怪你轻佻;像点燃的一片山火,恣肆弥漫,人言无象才是大象,正合了那“大道无形”的古典哲学法则;更似泼了一桶红油漆,从堤顶款款流下,自然地染织,让你找不出人为的痕迹,这里崇尚的是随意与曼妙。钱起诗人说:“应知仙卉老云霞,莫赏夭桃满蹊径。”花卉已经化作了春泥,怎么老的了云霞!云霞从天降,着地幻成彩云朵朵。

生情之物无需多,那红叶石楠引发了我多少痴心狂想啊。想起了左思的诗句:“浓朱衍丹唇,黄吻澜漫赤。”大意是说,那朱丹的口红唇膏,浸染了盈唇,涂抹的兴奋了,手也颤了,居然弄的无规无则,朱丹之色也上了脸颊,我笑那彩云如此的手笔,居天漫游,怎么游弋到此处就落地做涂鸦!

金黄的矮柏,团簇在一起,窜出了合适的高度,但努力缩小着它与灌木的高度差。那黄柏就像国画一般做了皴染,涂上了朦胧的烟色,如在雾中,却明明没有多少碍眼的雾气。哦,那就是陆地上的蜃楼,重重一叠,倏地做散,变成几株并肩,遮不住身后的漫绿与淡黄,哦,原来是故意给你一个翻新的境界!时而拥雾自重,不见细节,只有轮廓,幻像绝不是可以分解的,柏树的头若那蘑菇的顶,绝不枝枝蔓蔓,规矩得让人以为是人工剪除了那些枝蔓,错!我疑心是雾之妙,但黄柏抖去了一身的披雾,直送你的眼帘,丝毫不让你做无边的随意遐想。

很多情况一再告诉我们,不是所有的物象都要看清楚才好。某种朦胧、模糊的形式,会含蓄蕴藉地表现出“象外之象”,给人的是特别的审美体验。我们有时候粗浅地理解“诗意”,显得无法说清,其实富于诗意的东西往往不是直白,不是袒露,生活里多一些对美的表现形态的思考,获得的美感机会越发缤纷而耐人寻味。

我向来不怀疑所谓的“夏荣”之绿,但却对绿从来没有做细分,倒不是色之盲,而是感觉绿色就是绿色,没有可分的必要,不到龙山湖岸,你不知绿色有多少种类。树种的繁盛,当然可以数计。我想,可能那些树种因栽植的时节不同,或者是树的数目不在一起,便演化了千万般的绿意,色当然也是呈缤纷之貌了。幽幽的墨玉绿,那是滴翠的耀眼,在堤的顶端吸纳着湖海飘逸出来的水云雾气;暗藏的橄榄绿,那是围镶沿边的当意之色,凝重而不使木色窜越而出;沉淀了的松石绿,仿佛是从深土里挖掘出来的古典,泛蓝却还是绿,不改的荧光放射出五彩幻影,成就了一坡的彩云;墨绿、深绿、黄绿、褐绿、浅绿、淡绿……各色的绿都可以令你做一番色相普的辨识才肯罢休。这里不是按绿序的次第来排列,那样就呆板了,你分不出那些应该糅合在一起,也许你会眼花缭乱,但绝不单调单一。

当下最时兴的是“自驾游”,但沿途自驾,到了风景地就由不得你了,我怀疑“自驾游”的“驾游”成分都缩水了,自古有“走马观花”之说,那是贬词,“驾游”应该是一种情趣,不必徒步劳顿,就在车中,尽享那缤纷的景致,不必看清什么,轮廓的美同样可以胜过细描的妙。

进入了企望旅游的时代,我们不放过任何一个假期,跑到尽量远的风景地,炫耀自己曾经去过哪里,看到了什么都在看别人的脑后时忘记得干干净净。其实,风景也在你的眼下,是否会发现,那要看你的情趣了。

就像转来转去地“驾游”了这十里长堤,如果你没有看见那一坡堆叠的彩云,只看见了几株树,也无妨。据说,那红叶石楠在经过了初夏之后,还会变回原来的绿色,那时,又是一段风景,可能如玉,如翠,如锦,如碧,不是你心中的彩云,是你养眼的风景也够美妙的了。

一段精致,我们在乎它的名气,着眼它的形态,欣赏它的色彩,愉悦自己的心情,这些旅游的要素都没有错。但如果少了独到,我总觉得是少了神韵,美妙和韵味就要打折扣了。

十里长堤,就像是挺起的胸膛,长长的,是如虹的气概;规则也是美的一种形态,就像长城,蜿蜒爬山,但不变的是它宽厚的身躯;色彩单一,往往受到诟病,那么缤纷斑斓就成了我们的关注。十里长堤,架在碧波之上,伸展成龙之脊,铺满了五彩的云朵,休言美景只应天上有!

荣成,是国家级园林城市,这如云的长堤是一个缩影,是一条舞动起来的彩练,是充满活力燃烧起来的云霞。

——作于2018年5月12日,2018年11月26日修改

用丙戊酸钠治疗癫痫会有怎样的效果北京专业治疗癫痫医院郑州市到哪里治癫痫小发作西宁治疗癫痫病好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