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语录 > 文章内容页

【看点】我娘几巴掌(散文)

来源:呼伦贝尔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经典语录

“我叫你打俺芳妮儿!我叫你打俺芳妮儿!”我娘嘴里一边嘟囔着,一边就挥着巴掌拍打着我的脊背。

那时,应该是我大女儿四岁左右的时候。我娘已经进入花甲之年。而我,已经进入而立之年。

娘打我,是因为我打我大女儿。我打大女儿,是因为她不想去幼儿园。她刚上幼儿园,怯生。吃过早饭,我就要带上她,去幼儿园,她却哭闹着,不肯去。我把她抱起来,要抱到自行车上,她就在我怀里哭闹登跩。我气不过,就抡起巴掌,在她屁股上打了几巴掌。

说是打,其实并没用多大的力气。我这人心软,不大爱打孩子。这一次,即使是气不过打几巴掌,也是以威慑为主。但是,我娘在一旁却气坏了,气呼呼的,撵过来,跟在我身后,一边在我后面嚷着,一边就挥动巴掌,也在我后背上打起来。

我娘打我,当然更是以威慑为主,巴掌打到我身上,也就是“噗噗噗”几下,就像她平时晒过棉被之后,为了驱赶灰尘和螨虫,总要拍打几下棉被一样,没多大力道,象征的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所以,她的巴掌拍打在我的脊背上,没有一丝疼痛的感觉,最多,只是一种软绵绵的警示。

当然,我打女儿,是当父亲的焦虑于女儿的不听话。而我娘打他儿子,却是因为隔代亲。这一刻,她心疼自己的孙女的那份心,超过心疼自己的儿子。儿子的巴掌打在孙女的身上,似乎比打在她身上还疼。出于对孙女的那份心疼,为了阻止儿子打自己的孙女,她就自然挥起了巴掌。

我是个教语文的,那一刻,脑海里不由冒出一个典故: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当然,我不是螳螂,是我娘的儿子,我女儿的爸爸。我娘也不是黄雀,是我的亲娘,我女儿她孙女的奶奶。

那一场景,至今已经过去三十多年,虽然我的娘已经驾鹤将近十年,我娘跟在我身后呵斥我的声音和话语,以及她柔软的巴掌拍打在我脊背上的感觉,却依然经常在我脑海里细细回放。如今,我也是个当姥爷已经十四年的人了,伴随着对那场景的细细回放,是对亲情和温情的怀念,是对那份隔代亲的反复咀嚼和感同身受的理解。   

如今,再想我娘在我背上拍几巴掌,已是痴心妄想了!

其实,由于隔代亲而对孙子孙女的溺爱,只是我娘所犯的一点儿小“糊涂”。家里的大事儿上,我娘“门儿清”着呢。

多少年来,我娘既是我家里一言九鼎的“佘老太君”,也一直是我们家里的“大管家”,家里所有的钱都归她管。不光是我爹,从我们弟兄俩能挣钱开始,一直到后来我嫂嫂、我媳妇、我两个妹妹,只要挣了钱,拿到家里,第一时间,都一股脑儿交给我娘。我娘收了这些钱,再统筹使用。

别看我娘几乎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是,关于家里的钱财来往,她心里有一杆秤,比谁都称得准。八十年代初,我嫂嫂和我媳妇奶都不好,量少,不够孩子吃。孩子的成长是第一位的,每月里,第一项重要支出,就是给孩子买奶粉。我娘总是先拿出一笔钱,交给我爹,让他托邻居周大叔从兰考货运站买回奶粉——那时候,市面上很难买到好奶粉。第二项重要支出,是全家人的生活,柴米油盐酱醋茶,都是由我娘拍板,交给家里人去采购。第三项,才是穿,我娘看谁需要添置衣裳了,自然会及时拿出一笔钱,交给他或她,让他或她去买。其它支出,也是由娘统一调配。譬如,我在单位里碰上同事婚丧大事儿,需要兑份子钱,我就得对我娘口头打报告,从我娘那里支出钱来。

这样,我娘本着统筹兼顾,细水长流的原则,严格管理,基本能保证每月的钱款不亏空。

其实,我娘也特殊情况特殊对待。特殊的,就是我嫂嫂和我媳妇。她们俩每次交给我娘钱的时候,我娘先全部照收,然后,拿出其中一部分,根据情况不同,几块钱,或者十几块钱,再递还给她们,分别对她们说:“给你丢俩零花钱儿,你自己当家,给你跟孩子买点儿当紧的东西吧。”这样,两个儿媳妇在统筹之下,又有了一定的自由度。

对亲生的儿子和女儿,我娘该严肃的时候,毫不含糊。但是,在两个儿媳妇面前,我娘总是一副慈母形象,待她们俩比待亲闺女还亲;跟她俩说话,都是和颜悦色。

她们生孩子坐月子期间,我娘总是做好月子饭,端到床前。如果有哪一个病了,我娘不但问寒嘘暖,还经常要给她俩做“小灶”,以调养身体。我清楚地记得,我媳妇生了我大女儿,因为吃了消炎药,回了奶。她听说一个小验方,羊骨架熬成汤,可以帮助催奶。她就给我钱,让我托人去买。买回来之后,她又是洗,又是烧地锅熬汤,熬成了,一碗碗,端给我媳妇,催她喝。下一顿,热好了,再端给我媳妇,让她喝。那时候,只要听说这方面的偏方,她都要试验一下。在她的精心照料下,我媳妇的奶有所恢复,虽然量还不够孩子吃饱,但是,比没有一丁点儿,却是强多了。

我嫂子爱头晕,每逢犯病,我娘就不让她干活儿,不光是外面的活儿,家务活也替她包揽了。让她一边吃药,一边躺在床上休息,等她全面恢复了健康,才同意她干家务。我二哥爱喝酒,喝醉了,有时候就发酒疯打骂我嫂子,每逢这时候,我娘都出面护着我嫂子,而且,严厉斥责我二哥。我们兄弟姊妹都敬我娘,只要我娘一出面,我二哥就老实了许多,马上停止发酒疯,乖乖躺床上睡觉。

我娘对两个儿媳妇的疼爱有加,换回的是两个儿媳妇对她的孝顺。老娘晚年得病,俩儿媳妇和亲闺女一样,守护在床边。我嫂子,每到饭时,总要问我娘想吃什么,然后再去做,尽量让她可口。我媳妇,曾经当过赤脚医生,这时候,派上了用场,拔吊针,配药,需要专业一点的活儿,她干得多。又一次,我娘身上长了脓包,是我媳妇一点一点把脓给挤出来,然后再抹药,一点也不嫌脏。

我娘逢人就夸:“俺俩儿媳妇儿孝顺着呢!”

我娘虽然不识字,但她出身中医世家,由于家风熏陶,她懂事明理,持家有方。我们一家,在她的率领下,三世同堂——后来,是四世同堂,和睦相处,一口大锅吃饭,一直到我一家从育英巷搬走,才分开锅——但是,我二哥一家还和我爹娘住在一个院子里,依然同在一口锅吃饭,直到他们先后驾鹤仙逝。

育英巷里的人都说:“你们这一家处这么好,少有!”

这还不主要是我娘的功劳吗!

癫痫病能够被完全治愈吗秦皇岛有哪些专治癫痫的医院河北哪家治疗癫痫病好?
上一篇:【菊韵】捅知了皮记忆(散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