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景观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时光幽微,说一种心情(散文)

来源:呼伦贝尔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景观

这个冬天,不冷,阳光格外眷顾,空气中流淌着凉薄的暖意,以为春来早。

心,一直在路上,未曾左顾右盼,未曾频频回首,只是寂寂而行,听季节温柔的绝响。

指尖微凉,潺潺而歌,捻云水的馨柔,铺开洁白的梦境,道一声珍重,诉一种心情。

——题记

[一]

环顾四周,时光织成的网,如麻,凌乱,纠缠。

早早醒来,连装睡都很难,曾拼命遗忘的故人旧事从心灵的小黑屋中跑了出来,忽远又忽近,让我猝不及妨,情绪降至冰点。微微的疼,夹杂着冰冷的呼吸。心,微澜。

隔着扯不清迷惘,看到窗外那片澄亮的天,是倾尽一生亦够不着的明丽。那些平和美好、自在悠然,若不见,是心之所向,是惺惺期待,是绵绵的念,若看见,只能是伤,是疼,是讽刺,是痴痴流连。

回忆,从来不是我想要的,可却拥有太多,不堪重负。我以为,记忆终会淹没在时光的荒野中,无从捡拾。可是,有一些注定刻骨铭心,缠缠绕绕,一生相随。

生活,亦不是我期待的,却被时光推着向前,臣服于现实。偶尔的回眸,是难以置信的破败。我,竟然将生活过成了这样,全然不是最初的走向。可我,只能亦步亦趋地跟随,一脸安然自若无所畏惧。

不想出走,无论身体在哪,灵魂总是飘着,心中总感觉一种无所依存的苦。

不想说话,害怕一开口,便会泄露了经年的忧伤,让自己无所遁逃。

面对着四面冰冷的墙,迎着从紧闭的玻璃窗透过来的光,看着那些远远近近的人间烟火,不时有缕缕尘音充斥耳膜,我不动声色地发着呆,以一种固守的姿势,不言不语,看不出喜怒哀乐。此时的我,没有丝毫想法,亦不确定心中的悲喜。内心,却奏起了四面楚歌。

是不会爱自己的孩子,生活总处于一种浑沌的状态。想要表达,却无从表达;想要哭泣,却笑得牵强;想要发狂,却愈发沉默。不由得怀疑,是否丧失了语言?表达怎会成了如此艰难的事?

不是会和人相处的女子,所以喜欢独处的感觉。一个人,一杯茶,一台电脑,一张床,便能让我感觉生活是如此满当。偶尔,翻几页书,看几集无聊的电视剧,欣赏着茶几上悄然绽放的百合,找食物简单地填饱肚子,悄然而走的时光,亦能生出许多无端的美妙来。此时的时空,是你可以主宰和掌控的,可以尽情玩转。

有时,这种随意与自在会被打破。朋友突然到来,我有些意外,我以为她至少会提前告知。当时,我正在厨房,准备煲鸡汤。她很惊讶,因为从不愿将时间浪费在生活琐碎上的我也开始注重起养生。

我将汤炖上,放弃了准备写字的打算,为她沏上茶,认真与她寒暄起来,话题不外乎孩子、生计,还有看着电视讨论着明星们的八卦。我努力让自己释放出最自然的状态,配合她提出的种种话题,让她感觉到我的真诚。但内心总存着担忧,害怕会被她看成是敷衍。

整整一下午,我耐心地听她诉说生活的种种,却不愿将自己的生活呈现丝毫。生活的好与坏,都是自己的事,说出来又能如何?一切仍然会继续。若说好,是否有炫耀之嫌?若说不好,是否想要博取同情?对我而言,炫耀或抱怨,都会让我难堪。所有的情绪,我习惯一个人裹藏、化解。

也许,我永远只是一个人,只能是一个人。

无需懂得和怜惜,只需,你们将我遗忘。如此,安好。

[二]

不再怀念,亦不再憧憬,只愿现世安稳,于当下寂静地活。

抬头,迎着飘飘洒洒的落叶,看她们在空中转呀转,携一身的恋恋不舍,终归于尘土,恰如一场心的皈依,再不用望穿秋水,等季节的眷顾,等天空的呵护。从此,无可恋,亦无可伤。只是,在心中蛰伏着一种力量,只待来年脱胎换骨的力量,让梦继续。

偶尔,稀疏的落花,飘于静止的流水,毫无间隙的聚首,相偎相依,温柔甜蜜。这场相聚,冲破了多少的红尘阻隔,又经历了怎样千辛万苦的追逐?一个无情向前奔涌,一个挣脱所有的束缚只为逐着流水。无论流水曾怎样陌然,我始终相信,当那枯萎的花香与之融合的一刻,流水的心中定是欣喜的。这样的痴心不悔,这样的委曲求全,它怎能无动于衷?

只是,冬日的流水少了些许欢快,不再哗啦啦地唱着歌,不再激情四射地跳着舞,只是承受着世界的静默,释放着无言的温柔。平静的水流,载着落叶黄花,悠然而走,同频共振,优雅和谐,美过夏日的流水匆匆花儿轻挑。都说素心花对素心人,而这落花流水确是相遇在对的季节。

冬日的天空,虽然也光芒万丈,但上一秒的灿烂,却在下一秒丢失,不知何时又跳了出来。这冬日暖阳,如此不确定,一点不长情,是我轻视的浮躁与善变,即使照在身上明晃晃的暖,却照不到内心那片冷冷的灰。低眉,那些清欢,那些浅喜,如此可爱,于心中布满凄凉的喜悦。

人潮密集的城市,我行走在最边的边缘,心无边无际的荒,是再盛大的明艳与热闹都无法掩盖的苍茫。街边的小贩,可怜的乞讨者,孤独的马路歌手,与这肃杀冬日组合得如此完美。静静地注视着他们,我挪不动脚步。这个世界,生命存在的状态实在太多。对于他们,除了同情,更多的是敬重。突然觉得,相比他们,我是幸福的。为何这一路,我总心有不甘?

喜欢怀旧,老的照片,老的电影,老的故事,老的书本,还有那早已泛黄的信笺、妈妈亲手缝制的碎花裙子。

时常,对着那黑白照片发呆,手指轻抚着那些让我倍感温暖的脸庞。年轻时的爸爸多帅啊,可过早地被病魔折磨得不成人形,匆匆离世;织着麻花辫的妈妈多青春啊,而今是发如霜,日渐加深的皱纹诉说着岁月的残忍;儿时的玩伴如今可曾安好?好多年不见,音讯全无,可曾经,我们天真地以为会永不分离。

翻看着那些用精美信纸折叠成的书信,字字句句,青涩而稚嫩,满是童真,让我能清楚地记得,当时写信、叠信、寄信时激动的心跳和收到信件时一路带笑奔跑的场景。那些古老而简单的快乐,就这样发生于不谙世事的年纪,让我来不及体味和珍惜,让我在多年后格外怀念。

偶尔,会找琼瑶的老书来看,《彩霞满天》、《几度夕阳红》、《六个梦》……,亦会在电脑中搜寻视频观看。喜欢她笔下那些不识人间烟火的女子,虽然知道现世不会有;喜欢她对爱情的唯美设计与表达,于纠纠缠缠恩恩怨怨中领略爱的崎岖与坎坷,更让我坚定爱情存在的真实;喜欢她故事中的海边、晚霞、沙滩、钢琴、亭院……一切,充满了爱的味道,足够悲情,亦足够诱惑。

每次整理衣物,那条碎花长裙我都会选择留下。虽然,在衣橱里一挂多年,从来不穿,但只是看着,亦是欢喜的。曾经,穿着她在校园走过,有男生偷偷地望过来,又满脸羞涩地将目光收回。不需要知道他是谁,也不曾去打听,只是那一瞥,已然足够惊心,不论是谁。曾经的青春年少,最美,就在那穿着碎花裙的时光。

春天太粉,夏天太艳,秋天太魅,亦只有冬的萧瑟,才适合这样清醒的思考。

所有的灿烂都被季节淹没,所有的热烈都戛然而止,这凉飕飕的空气却让平日无端的思绪变得条理清晰且无比专注。一个画面,一段文字,一曲音乐,都能让我将其中的深意准确地捕捉,并让之与心契合。

即使回忆和思念,都是我可以平静掌控的,绝不掺杂半丝忧伤。

[三]

是老了吗?最近总爱做年轻时的梦。

梦见一场花辨雨,是一望无际的白。满园的梨树,树树的花开,漫天飞花,遍地洁白,构筑一个纯白的世界,诗意的,梦幻的,空灵的,带着仙气。我,不知身处何处,于这幽密而盛大的洁白中伫立良久,看不厌,闻不够,思不尽。踏着那一地洁白的轻盈,我不停地向前,向前,这场花事没有尽头。只是,置身这场超然的白,感受着这场无可取代的美丽,突然心疼。如此的白,是否孤单了点,凄清了点?白得心中一片空荡荡、茫茫然。

一个人,去到咖啡厅,靠窗的位置,加一杯蓝山。静静地,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看着行人来去匆匆的脚步,才知这个世界如此忙碌。咖啡厅内,RichardNoelMarx的《此情可待》正深情播放,美丽而虚幻,有薄薄的忧伤穿透心墙,久违的泪温柔而落,竟依然温热如昔。而掌心捧着的咖啡,早已凉透。

飘着微雨的黄昏,薄凉且诗意。一个人漫步,淡淡欢喜淡淡愁,思绪如花,翩跹而舞,伴着依依飘坠的叶儿,心中一片凉凉的凌乱,乱得生动而诱惑。当所有的飞舞被雨淋湿,那一片旧山河,温柔寂灭,什么都没说,从不显山露水,心中却一派澄明。正是这场细雨纷飞,克制了你所有泛滥的情绪,让你落花人独立。

莫名地,喜欢所有苍苍的东西,是铅华洗尽的寡素与清冷,还有高贵,很有味道。苍白,苍绿,苍茫,苍凉,苍老……世界苍苍了,一切就开阔了。心苍苍茫茫,一切就都放下。

在医院遇到一个女子,二十来岁,长着精致的五官,长发披肩,身材纤瘦颀长。因为生病,毫无血色的脸透着掩不住的苍白,我见犹怜。当医生问她是否有家属陪同,她说没有,而后莞尔一笑,可那笑容明明有难言的东西在里面,眼里有着透亮的光,忽闪忽闪,是极易捕捉的脆弱与无奈。那一脸苍白,就这样纠住了我的心,摄人心魂的美,让人心疼,让人想要窥探。

这是我第一次兴奋地感觉到苍白的美丽与韵味。突然懂了,黛玉的美,是苍白淋漓的心颤。而那个于江南悠长的雨巷中撑着油纸伞结着淡淡愁怨徘徊又徘徊的丁香一样的姑娘,一定是苍白如花,而不是粉面桃花,如此,才完美了那个雨季。

山峦叠嶂,从浅绿,到嫩绿,到翠绿,再长到苍绿,充满了光阴的味道,重重叠叠,深刻且厚重。不经意间,苍茫地绿了,硕大一片,密密挨挨,浩浩荡荡。风吹过,波浪一样朝一个方向涌来,一波追着一波,前赴后继,生生不息,生命的潮涌如此鲜活地呈现,让人喜不自胜。亦只有苍绿,才褪去了曾经的稀疏与浅薄,不再飘飘然刻意炫耀和招展。即使绿意丛丛荡漾,晕开的也是关乎季节、关乎生命的故事,并非三言两语可以说完。

大漠风沙,寥寥苍穹,真正是天苍苍地茫茫,一览无余的开阔。那片苍茫,将你与天地万物、日月星辰的关系变得纯粹,让你感觉到世间所有都是活着的,不论是静止或动态,都在拼命生长着。而平日里,被灯红酒绿、花红柳绿包围的你,何曾去感知那相隔天遥地远却又真实陪伴于你的寂静生命?

这苍茫,让你如梦初醒。

红颜易老,也许只是一夜之间。怀念曾经的妙龄时光,亦不信自己会匆匆老去。当某天,偶尔发现鬓角的几丝白发、眼角的皱纹,还有一脸苍白的憔悴,心,猛地一惊。青春,已逃离很远。终究不再年轻,终究不再含情带笑,亦不再任性和强求。当风华散尽,只剩下岁月堆积的内容,诉说着永不遗忘的故事,精彩或落寞,至少永远不会失去。

时间幽微穿过。正是这日渐的苍老,成全了生命的优雅。优雅地活着,优雅地老去。

眼前,黄叶遍地,扫不尽的苍黄。天空,还在簌簌地落,没完没了,让人惊心。

老了,枯了,朽了,凋了,能再聚守,相偎着取暖,亦是好的。

陕西去哪找靠谱的癫痫医院小儿癫痫病因有什么癫痫病持续发作的病因有什么长沙小孩癫痫病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