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句子大全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旧时光】梦回岭南的旧时光(散文)

来源:呼伦贝尔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句子大全

夕阳已去,皎月方来。我剪瘦破壁上的烛影,念起,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我猜,窗外的凉风一定是你从南方捎来的音信问候,我的故园,我的岭南。凉风轻扣绮窗,声声:当归,当归。旧时光拉起我的手,渡过岁月的长河,回首,已踏过了人间咫尺千山路。

我说,岭南,久别未见,甚是想念。旧时光里的岭南说她知道,她总这么说。

我踏上轻舟,沿着西江,溯洄从之。最惬意的,莫过于把双脚伸进清凌的江水里,一如孩提时候,还时不时地撩拨着江水。青山的面容变成一圈一圈涟漪,澄澈的江水里,依稀可见底部长满青苔的大石头,水里游鱼来去皆可计数。静水深得叫那长竹篙也触不到底。青碧色的荇菜,柔柔地在水底摇啊摇。我唱着古老的歌谣,岭南她送了我一蓑烟雨,为我接风洗尘。我也无忧也无惧。

我总觉得旧时的岭南故园是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少女模样,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春风又绿时,两岸的毛竹给她的浅衣绣上新绿。河州大片大片的油菜花田,是两岸人家给她绣的鹅黄色手帕。每至仲春时节,她便要以眼泪相还,细雨点洒时,江面升起的白雾也掩盖不住她梨花带雨的妩媚脸庞。蓑衣翁时而摇动双桨穿加快小舟的流动速度,时而停下来坐在木板上,捋一捋花白的胡子,休息片刻,看一眼青山,望一眼江水。老翁看青山,来来往往几十年岁,从青涩时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到暮年后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青山也看老翁,缄默着,相看两不厌。

西施蹙眉为美,东施效颦则惹人讥笑。我笑,正如周庄的绝版美不可效仿,我旧时光里的岭南,你的美也无法复制,举世无双。

小舟转入浔江,烟销日出,烨烨朝霞满江面,岸边可闻捣衣声。两岸的毛白竹钩不住晨露一滴清泪,有意地,扑落江面,惊醒了酣睡在西江的柔波里的云霞。远处麓缓的方山烟云横生,举目遥望,可见山石浑厚,树木朴茂,把山染成青碧色。江两岸几处修竹微微,水鸟啁啁,江面的涟漪慢慢晕开,奇峰赤壁丹霞魂,一帧云山碧水晓色图意趣天成。两岸人家半睡半醒,早起的阿公该是挑着担子,穿过长街短衢,不时地吆喝“豆浆油条咯”,清脆的粤方言像是还在沉睡的城市的呓语,担子上豆浆冒着热气;茶楼的旗子也还没睡够吧,迎着晨风慵懒地摆动着,茶香已慢慢开始氤氲到骑楼老街了么?催醒了巷子里的老人,早早便起来饮茶闲话家常。

旧时光里的岭南,处处都很暖很亲切。渡口处横七竖八地放置着几条竹排小舟,排工在忙着搬运粮食,想是要运送到对岸的人家去。“渡工浮筏时横绝,碧水油油欲没篙。”竹排在旧时的岭南也占据着不可替代的地位,是水上运输的重要工具。四十根大小、长短相当的毛竹,将竹兜竹表相间摆放好,在竹兜上挖上小洞,用树枝沿洞串好,然后再用铁丝缠绕扎实,前后固定,小小竹排便扎好了,简约却大气实用。江面的竹筏小舟上立着的人儿,不觉已在画中游,更不觉自己已经成了画中人。

我的小舟游过黔江,喀斯特早褪去了过往的不羁,以日以年缄默地观望着岭南的人间,我站在小舟上,远观十里云山,望着这十里山河画卷。大自然是比张大千还要厉害的泼墨山水画大家吧。那老笔纵横千里,随意地勾勒,却有内力运于笔墨当中。薄雾下的青山轮廓若隐若现,使得这幅画卷的线线角角并不十分明显,也不见勾勒皴擦;岩崖上的树皆现浅绿,赭色山花随意点染,渡口处的一片人家在青天的掩映下变成花青色。一场烟雨来时,老笔忽而变得苍梧有力,满城的山欲黑乍白,万点雨脚,雨幕如毡如毯。云山掩映着绿水,三分神秘七分幽,我竟生出“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之感。青山见我,应道是故人回。它们一一排开,青山敬我一碗酒,慰我万里风尘,让我忘却尘世的恩怨纠缠、别离心酸。我笑:如此盛景,斜风细雨何须归?等到夕阳将坠,新月临江梳妆时,杜宇声声,声声唤归人,斜阳金色的光芒踏着细草同微风语,还有泊在江面的竹筏小舟,老翁和着暮色,背着斜阳,欢喜地数着鱼篓中的下酒菜,在竹排尾坐成一帧剪影。我卧于小舟中,黔江水它摇啊摇,天上的月亮它晃啊晃。我轻轻地道了声,晚安,我的岭南。

鸥鹭时不时轻点江面,水无痕;婀娜芦苇一丛丛,迎风摇曳多姿态。风里雨里酝酿出朦胧的水墨韵味,唐朝时候的柳河也会这么动人吗?我想起那活在旧时唐朝的壮族姑娘刘三姐,戴着绮丽的壮族头饰,背着背篓,深情款款望着阿牛哥,眼角眉梢都藏着秀气,歌声里都带着温柔。两人对唱,山歌唱起,“……连就连,我俩结交定百年,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碧绿的稻田也静下来倾听,潺潺的溪流为她奏乐,层层叠翠的青山一遍又一遍传唱着他们的情歌,空谷里歌声嘹亮,带着十分眷恋。只恨良辰美景太匆匆,当村里的恶霸来抢刘三姐时,早已私定终身的刘三姐和阿牛哥双双跳入水中。不问今生,只求来世,柳河的水波传来沉重的叹息,蒹葭青苍苍,伊人曾在,双双眉黛,对锁青山。三月三的时候,柳河你会作何神态?我记起起那活在诗三百里的蒹葭。诗三百里的男子,在河的这头,伊人在河的那头,晨雾笼罩着一切,晶莹的露水已经凝成冰霜,那恼人的薄雾啊,像是蒙在她脸上的面纱。那水中的蒹葭伊人是如同那“东游江北岸,夕宿潇湘沚”的南国佳人般的吧,到头来却是苦了那男子,从蒹葭青苍苍时追寻至蒹葭密稠稠时,披着朦胧美的伊人,披着模糊美的蒹葭爱情,他可望不可及,唯有明月知他恼与愁。刘三姐你终究比诗三百里的那个男子幸运,与阿牛哥生时可做枝头比翼鸟,死后仍为黄泉路上一双魂。

夜雨敲窗,我还以为是敲着我的小舟,惊坐起来欲披衣听雨。却不见了我的小舟,只见得帘外的雨模糊了月色,细雨正敲打着洒在窗前的溶溶月光。哪里还有什么西江月,哪里还有什么山河画卷,哪里还有什么竹筏老翁,往来皆系梦中游罢了!一去他乡,从此故园山水也唯有梦相随,故园旧时光阴也只有梦中忆罢了。梦回岭南,似在画中游,梦里不知身是客;梦外北国,西江月渐远,云山绿水渐远,山歌里的爱情渐远,竹筏小舟渐远。我说梦外,此心安处是吾乡。

雨夜,夜深千帐灯。

哈尔滨儿童癫痫医院沈阳癫痫病医院哪家好西藏最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