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励志大全 > 文章内容页

【柳岸·人间】瓜田记忆(散文)

来源:呼伦贝尔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励志大全

“卖瓜喽!”

又到瓜熟的季节,每当听到那熟悉的叫卖声,总会唤起我对瓜田的记忆,有甜蜜、有辛苦、有恐惧……一如流逝的岁月。

那年,父亲把离村子不远的那块地留作瓜田。种上了甜瓜、面瓜和西瓜,卖点钱补贴家用。

关于瓜田,最甜蜜的记忆是:三姐经常寻来熟透、炸开的面瓜(因为那样的瓜不好卖,吃,爹是不管的),洗净,由三姐双手擎着,我们姐妹几个轮流咬上一口,一个大面瓜,经常要吃很久。熟透的面瓜,粉绿的皮,剥离、卷起的样子,看着就眼馋。瓜是颜色更浅的绿,沙瓤,像是绿豆沙,面面的香、淡淡的甜,咬上一口,噎得我们说不出话。轮上一圈,再吃一口汁液饱满的甜蜜瓜瓤,整个人就醉了。一个个香甜的面瓜甜蜜、芬芳着我的童年。

关于瓜田,最难忘的记忆是:和妹妹一起卖瓜。那日,或许是爹和姐姐实在没空,爹摘了十来个甜瓜和面瓜,让我和妹妹去邻村卖。“初生之犊不怕虎”。在姐姐不解的目光中,我们两个欣然接受。一人推、一人扶,终于来到村口,这样卖瓜的方式我们叫“下乡”。“下乡”不同于摆地摊,得“叫卖”。一开始,我们谁也喊不出口,争执半天,达成共识:一人喊一声。“甜瓜”,那声音小不说,不像在叫卖,更像是在喊一个名字叫甜瓜的人,和我们平日听别人喊的大不一样,我们揣摩半天,找出原因,原来喊得太干脆,没有拖音。于是,重新调整,大声喊“甜------瓜------”,这一声有模有样,于是,我们两个人你一声我一声地喊叫起来。真是神奇,还真有人循着喊声走来,我们不会称称,都是按爹的嘱咐------估卖,大的贵点,小的便宜点。一会儿的功夫,十多个瓜卖完。有一个瓜,一个老奶奶要买,我们没有卖,因为那瓜晃一晃都能听到声音,我们以为那瓜坏了,怕坑了她。回去的路上,我们口干舌燥,决定吃掉那坏瓜,谁知,那瓜非但没坏,还脆甜得出奇,那是我们吃过的最好吃的甜瓜。或许是对我们的奖励吧!

可是,与瓜田有关的记忆,还有一个梦魇般的午后。

土黄昏暗的天空、肆虐怒吼的狂风、轰然倒塌的瓜棚、“啪嗒、啪嗒”落在地上溅起尘土的硕大雨滴、猛然闯开的门、迎面扑来的恶狗……童年那个狂风肆虐的午后,仿若一个破碎的梦,梦醒时分,惊魂未定。

平时,瓜田都是爹照应。有时,我们姐妹几个一起看守。

那天下午,应该是周末,不知什么原因,爹留我一人在瓜田里。记不清几岁的样子,该是八、九岁吧?

“六月的天,小孩的脸,说变就变。”中午还是晴空万里,一阵大风刮过,蓝的天、白的云被狂风搅乱,直搅得天昏地暗,混沌一片。天空呈现可怕的土黄、橙红色。那么大的风,像个疯子,“呼”地吹到这里,又“呼”地吹到那里,搅天搅地地刮,那恐怖的场景我从未见过。我赶紧关上瓜棚栅栏样的小门,缩在瓜棚里,透过缝隙向外看,指望能看到一个同伴。一个风头刮过,竟揭掉东边一个瓜棚的顶,瓜棚里显然没有人。我害怕极了。我慌忙又趴到瓜棚里向西看,又一个风头,西边的瓜棚像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一分钟的功夫,晃了几晃,便散了架,也没人。更大的惊慌占据了我的心,我抱紧瓜棚里那根最粗的柱子,柱子晃得厉害,一如我颤抖不已的心。我多么盼望这一切快快结束,爹快快来,任凭我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默念、期盼,狂风依旧肆虐,有增无减。我拽紧瓜棚的小门,探出脑袋,四下张望,连一个人影也没瞧见。我害怕到了极点。

“要是天黑了怎么办?要是下大雨,瓜棚塌了怎么办?”一个又一个的担心袭来,忧虑和恐慌像两条鞭子,一下一下抽打着我的心,疼痛不已。

眼看瓜棚摇摇欲坠,我不再多想,向着村子的方向疯跑。我不敢抬头看天,因为看一眼便增添一份恐惧。硕大的雨滴开始滴落,一滴一滴,“啪嗒、啪嗒”打在脸上,我不知那是汗水、泪水、还是雨水,顾不得擦,只是跑。雨水打在干硬的地上,溅起尘土飞扬,空气中满是泥土的气息。我跑呀跑,嗓子干得生疼,听不到风声,只听到自己呼呼的喘息声。终于,跑到村口。

那天,真是奇了怪,村里的人仿佛从地球上蒸发了一般,一路上,我一个人影也没看见。

跑到最近的一户人家,雨“哗”地一声,从天上浇下来,我顾不得敲门,猛得闯了进去,本以为一切的恐慌就此结束,谁知,更大的恐惧等着我。开门的瞬间,一条黄狗狂吠不止,冲我而来,我吓得嚎啕大哭,变了腔调的哭喊声引来主人,喝住了那条狗,一场灾难避免,而我恐惧的心却狂跳不止。我放声痛哭。

那天,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了家。

后来,想起此事,当时的场景,总会在脑海中回放,内心的恐惧如影随形。

多年以后,每每想起那个夏天的午后,总会禁不住感叹一番。就这么一个下午,那点风雨,我就扛不住了,父亲的一生该有多少个这样惊魂未定的梦呀!不都一次次闯过来了吗?娘一生几乎都是病着,做了教师的爹,为了照顾这个风雨飘摇的家,辞去了一生努力赢得、曾让无数人艳羡不已的工作,又当爹又当娘,其间的心酸有谁体会?又找何人诉说?怪不得,九十岁的大伯发出这样的感慨:“三弟真不简单,能把六个姑娘养活。”其艰辛可想而知。

一次,听大姐说:“每到雨天,我就害怕,小时候,烧火总烧不着的恐惧就会涌上心头。还有,最怕的是烧火烙煎饼,都是天还不亮,爹就把我喊醒,推磨,烧火。那个困呀,烧着烧着,就睡着了,咱爹那个狠心呀,每每拿火剪烙我。”大姐迷茫的双眼看着远方,仿佛回到当初,听得我的心隐隐地疼。爹何尝是狠心,有谁不疼自己的孩子?一大家子,除了大姐是个帮手,幼的幼,病的病。爹有多么不易,即便他有三头六臂,又能怎么样呢?尽管大姐学习很好,爹被逼无奈只得让大姐辍学,老师来叫过,可家里的实际情况摆在眼前,老师便不再说什么。后来,大姐又偷偷去过几次,爹便把大姐的书给烧了,从此,断了大姐的上学的念想。

“屋漏偏逢连阴雨”。本来就窘迫的生活,经常,爹喂了一年的肥猪,偏偏患病,在爹的胆战心惊中,最终,猪还是死掉,那一个个梦魇般的日子,爹是如何熬过?

……

“卖瓜喽!”

又到瓜熟的季节,每听到那熟悉的叫卖声,总会唤起我对瓜田的记忆,有甜蜜、有辛苦、有恐惧……一如流逝的岁月。

治疗癫痫的正规医院在哪长沙哪看儿童癫痫好西安有没有可靠的医院治疗癫痫病郑州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