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签名 > 文章内容页

一只脚在天堂,一只脚在地狱

来源:呼伦贝尔文学网 日期:2019-9-10 分类:QQ签名

天堂最美,谁都不愿意去!地狱最肮脏,谁都逃不离。人间的某个旮旯里也会滋生天堂,也会伴随着地狱。当一只小脚丫子沁入那湾逝水,清凉带它步入天堂,回味春日的美;当另一只小脚丫子滑入了一边的泥沼,肮脏在地狱招手。——题记

淌过这条小溪一样的河,就能到新的彼岸了。河水流动的速度极快,潺潺飞瀑融入了金色的阳光中,爆闪了无数的星星的光芒,其可爱的程度与孩子的眼睛一般,其亮度超过了一片晶莹了,那融进了激流中的星芒若隐现,忽上忽下,在与我们的眼睛里捉着快乐的迷藏。

如若我们的眼睛可以滑落下来的话,那是多么惬意的事儿。眼睛离开了笨拙的大脑,就没有任何牵绊,在滑如凝脂的水中,任意翱翔,任意吐出诗句,任意站立在水中的沙砾中,放歌再哧溜溜得滑倒,激起朵朵浪花。让天空中的云朵都羡慕了去,恨不得将心儿掏出揉碎在鱼鳞般的碧波中。

我的脚还在鞋子里焐热着,生出了一份烦躁,臭烘烘的气息来,汗流在鞋帮子里蠕动蔓延找寻不到出口,哀婉得沉淀。小脚丫子更加烦躁不安了。

不仅仅是我的脚,同行的妻子,还有儿子与几个女学生,他们的脚丫子都密封得如罐头似的纷纷抗议,想要一亲清凉的水流。如若鞋面肯放风一小段时间,它们是会感激涕零,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鞋子的大恩大德的,一辈子都会与鞋子相依相守,永不分离。

然而,鞋子是一个个的保守主义者,不但不肯放行这些异动分子,还牢牢得管住脚丫,不能容忍半秒的逃离,真是气煞了脚丫子,臭的,闲的,湿气的,软软的粘劲都鼓捣了出来,不停得虐待着鞋面,不停得传导给大脑总司令。

抗议,抗议,抗议,为何眼睛能在清流里洗一个美美的澡,而它们就不行呢?难道脚丫子是后娘在垃圾堆里捡来的?姥姥不疼,爷爷不爱的是不?抗议,抗议,抗议……

大脑炒的烦了,还是默不作声。因为在场的就有七个大脑,不是每一个大脑都可以拥有决定权的,他们也要听从某一个吩咐的。而那个吩咐的大脑也要为安全事务负全责的。谁愿意?谁就大声的叫嚷起来,为脚丫子解放一会吧!

河水奔流不息,前赴后涌得唱着清澈见底的歌谣,那歌谣是昨天甚至是前几天在上游,上上游的小溪里唱出来了,中途不知道被翻唱了多少遍,也不知道改变了多少旋律,最终到达这个狭窄的溪河里。

多么婉转的清唱,没有鸟语的伴唱,也没有虫鸣的节奏,泛着涟漪不断的光芒,那单调的歌喉永远是那么迷人,那么震撼心灵。最美丽的歌不在大型的舞台里炫耀,而在这个穷乡僻壤里川流不息,偶尔也会撕碎一片片云朵在沙粒的磨合中消弭,串流,汇入平静的河湾。河湾里的软软青荇水藻,飘摇着柔美缓缓得将那碎了的云朵重新黏贴起来,送回蔚蓝的天。

“太激烈的水花,太好玩了。我们来砸水玩吧!”儿子一边提议,一边将圆滑的鹅卵石扑棱进了透彻的激流里,咕噜噜治疗儿童癫痫最好的医院在哪里呢诗歌出了几个大大的水泡。

清凉的水汽沸腾出了大家的激情,没有谁会在这么清凉的世界里按捺得住,那孤寂劳累的心灵早已给这些清凉的病毒感染了,纷纷扬扬得石块在激流的河道里扑棱起水花,那何止是水花?是一颗颗放飞的心啊!是冲破牢笼的心在揉虐着大自然的自由,在挤压着碧波中的星光,在书写心中的诗行。

“我还想过去。”儿子觉得这样扔石头还不够过瘾,他的鞋子里的脚丫子再一次抗议。

“那就过去吧!”妻子的大脑发挥了灵光,这一次她要负全责,不过她很乐意,我没有任何意见,我的大脑在偷偷得乐呢!谁不想淌一次这样的水?将大地中的元气都滋补一番。

脚丫子愤怒得将鞋面剔除,露出了洁白光油的模样,它们是属于大自然的,而鞋面不是,鞋面是现代文明的产物是羁绊物,要被狠狠得搁置一边凉快去。

柔和的沙粒亲吻着白皙的脚丫子,轻轻得按摩着月牙似的脚板,啧啧得发出了惊奇,原来人类的脚还这么秀气,真是完美无比,洁白无暇。沙粒极尽温柔,将足迹牢牢得刻在了它们的心间。

水,水在欢唱。脚丫子来了,踩进了碧波中,才上脚踝,那清爽闪电似的滑入了大脑页面,惊呆了每一个字里行间。如若有李白的细胞,每一缕血脉都负载着一首诗歌。如若有了朱自清的眼神,每一个细胞都会跳跃出惊人的华章。如若有了黛玉的眼泪,每一根神经都会在水波钟吟唱葬花的歌谣。

靓丽无比的水花,绝不留恋着脚丫,它们飞奔而来看似气势汹汹,其实到了脚踝处就都软绵绵得趴下了,从一边笑着跑走了,它们哪里舍得伤害小脚,它们好善良。

哇!好清凉。随行的一个小女孩惊叫,其余的三个女孩也被传染了似的,惊叫连连,真是矫情。

哎呀!我的鞋子。那个叫晚晴的女孩将手中的鞋面当作垃圾扔进了水波中,涟漪荡漾了几下众星捧月般得将那臭鞋拥抱了几个回转,毫不客气得按下去了。或许是不欢迎这位不速之客吧!

鞋子还是被打捞了起来,不停得滴答着泪花被捞起来,如同受伤的玫瑰花。

我的鞋子,我怎么办啊!没有鞋子穿了。晚晴叫苦不迭,兴奋的表情在逐渐萎靡,她的脚踝在岸边的淤泥了深深陷了进去,更是惊叫连连,播撒了几朵无情水花雨长沙治癫痫病哪个医院有名?

儿子推着一辆自行车川流在潺潺水流中,把持不住连连叫唤“老爸,老爸,快来就车子,它都快淹死了。”

我一把拉住了那个新疆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是哪里可怜的车子,嬉皮笑脸得接住了话茬,淹死了更好,你可以有新的车子了。

去!儿子将手一扬,那手中的鞋面如美丽的抛物线一般射入了碧波之中,晃荡了几下就沉入底了。儿子紧接着啊啊啊得附身去打捞那些可爱的鞋面去了。水花见有可趁之机,呼啦啦得进入了儿子的衣袖里,换来了一缕缕温软的温度。

鞋子总算是被捞出来,哭泣得泪雨横流,飞花乱射。好可爱的鞋子哟,你也今天被儿子当垃圾扔掉,又被当宝贝救起。真是有趣呀!

水花依然流动而去,不带走半点阳光,我们的脚面离开了水花,还抓住了几滴水花不放,想带回去,然而跟着来的还有许多泥沙,丑死了吧!

我们大部分人,鞋面都有一只湿了,一只是干爽的,真是奇怪。那干爽的似乎飘扬在天堂,那湿润的似乎在感受地狱的煎熬。

草梗遍地的岸边,脚丫子矫情,无法穿行,只好将泥巴一同水花塞进了那鞋面里。大部人的脚一只受尽了泥泞的照顾,一只在清水里嬉戏。起来啦,都在找各自的仆人照顾着。可怜的鞋面受尽了冷漠,还要重新在泥泞中喘息过活。别难受了,大脑安慰着它们,回去了一定帮你洗一个热水澡,喷上法国香水,要的不?

结束语:欢笑依然会继续,当湿润的鞋面在干爽的土中徜徉,它们最终绽开迷人的笑脸,忘记了天堂还是地狱。

大山无影QQ2872168599,愿意与好友们一同分享我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