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小丑(散文)

来源:呼伦贝尔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人生感悟

后来长大的人们,逐渐沉默不语,开始埋藏心事,只是无关痛痒的附和几句,那一刻才真正的明白了变化的残酷。

许多年前,我在台下看到一个小丑低低的抽泣,那时旁边的小女孩拉着她妈妈的手说,“妈妈,小丑在哭了。”她妈妈愉悦的答“他只是在搞笑。”而我分明是看到了他的两行清泪落下,混杂着乱七八糟的涂料变了色。那时年纪还小,也以为小丑的所有动作形态都是为了取悦观众,而在搞笑式的表演。

走过了不同的路,看过了不同的风景之后,望见飘落的叶子不再只是洒脱,零散的花瓣不再是追求远方,而是一种不得不远去的使命,如那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情怀。人们总是在极力的表演,不管有没有摄影机,导演与演员相匹配,似乎每一天的生活都是现场直播,于是都是努力的把每一个角色演绎得尽善尽美。害怕也成为别人镜下的小丑,他人所茶余饭后谈论的笑柄,所以我们后来看到的都是自以为是很好的现状,无可挑剔的角度真的就以为完胜。只是夜深人静之时,多少人间的惆怅,多少极力掩藏的情愫,都在黑夜中一一呈现,兀自的一数再数那些言不由衷的话,一遍又一遍的苦笑。当年在台下的看客何尝不也是当初的小丑呢?

总有人想过自由,欢喜的人生,选择一些乐于接受的事物。可很多人往往不曾勇敢,不敢承担选择后带来的不同结局,于是苦恼,忧郁,一边生存一边遥望。哀叹时不我与,将自我封闭在一个小天地里,继续思想在流放,动作在按部就班。在每个下雨的早上,来来往往的人都挂着各式的面具,路上不苟言笑,而随后的时刻里,笑魇如花。没有人能说得清,道得明,只是在演好自己的角色。浮世三千,各人各魂,握手的热度仍是冰冷,脸上堆砌的笑容正如当年的小丑,深V型,差点就认为那便是真诚。

后来,小孩历经了人生的初始阶段后,终于长大了,开始用另一种观念来看自然万物。发现原来当初幼小的心觉得的美好都不曾美好,觉得丑陋的不曾全是丑陋。只是那些在时光中散落天涯的人或者事,早已消失不见,在阳光之下,连影子都不曾遇见,在山南水北中,早已分不清东南西北。于是当年的心事也随着风一起走远,也许找到了当年的人,郑重的表达自己的观点;也许在某个不曾发掘的山林小镇上,开始遗忘;也许一直漂泊,不知所踪,不懂归处。

夜是寂静的,白天是喧嚣的。夜的作用可以发挥到极致,可以给白天努力演绎的人们带去些许的欢乐和慰藉。那些小丑们也不用在舞台上或喜或悲,而是很认真的过自己的生活,也许沏一壶小茶,摊开一本旧书,悠然的品茶读书,不去想人间锁事,在繁重的生活中需求一方净土。洗尽脸上的铅华,也曾是白净的脸,不用刻意的狂笑,浮夸的动作,这才是一个正常的人吧。偶尔写几句小诗,听几首小曲,与窗边的鹦鹉一起呢喃,也学着笑别人。末了,关上小灯,与世界吻别,和黑夜相拥而眠,在梦的世界里,圆梦巨人也曾捕捉一些美好的梦在心底开花,可以想象出,他们嘴角浅浅的笑,满是童真,自然而清晰,不加粉饰。

每一处的沉默都是心与心的距离远了,用微笑去客气的寒暄。当年的小女孩看见的小丑在哭泣也许就是真的悲伤,而大人们不愿接受改变,以固定的思维去认定,不想去解释残酷,生而欢乐,生而痛苦,人生苦乐参半,岁月这杯酒,须得一杯杯的尝,待苦涩过后,芳香自然四溢!

癫痫病怎么治效果长春去哪能够找到专业的癫痫病治疗医院?治癫痫应遵守那些原则癫痫患者口吐白沫休克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