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心的句子 > 文章内容页

【菊韵·平凡人生】乡村劁猪匠(征文·散文)

来源:呼伦贝尔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伤心的句子

劁,读qiāo。古文有注:劁者,阉也。劁猪,顾名思义,就是阉割猪的睾丸或卵巢,一种去势手术。这种技术比较霸道,公母通吃。其道理和古时阉人当太监是一样的。劁猪在东汉就有了,这种神奇的古传妙法,据说此乃得自当年华陀高超外科手术的真传。

劁猪—其实是一种阉割术,是古代传下来的兽医术!这也算是外科手术,不需要缝针,也不需要抗生素,还不会感染。连外国人都很惊奇得不得了!

“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元。”在七十二行中劁猪算绝门手艺。劁猪匠拿着一把小巧玲珑,锋利的劁猪刀儿,扛一副挑,吆喝着,吹着号角,走遍乡野,吃万家饭,和古代侠客有几分神似。

猪和其它牲口为什要劁呢?因被劁后的牲畜其性情会变温顺、听话,便于劳动群众驾驭,为农耕、农活(牛、驴拉磨)出力就多。猪劁后易得长肥。不劁的猪,吃的很多食物,并没有转化为膘,而是为繁殖积攒精力和活力,大量耗费卡路里,自然肥胖不起来。猪要是劁了就不一样了,春天心不动,夏天胸不躁,秋天意悠扬,冬日等太阳……总之,猪劁了,心就静了,气就顺了,身体倍棒,吃嘛嘛香,自然就胖了!所以劁猪匠成为乡土百姓所必须的,深受欢迎的。劁猪匠一般为男性担任。劁牛的劁匠必须会武术。

《簪云楼杂记》上记载明太祖朱元璋定都金陵时,有一年的除夕前日微服出巡,到民间观赏各家的春联以为娱乐。他忽然发现有一家没贴春联,便遣侍从去查问究竟。原来那家主人是劁猪的,既不识字,也不会写,年前事忙,尚未请人代笔。太祖听后,叫人取来文房四宝,欣然挥毫道:“双手劈开生死路,一刀割断是非根。”朱元璋的这副春联,算得上是对劁猪匠最形象贴切的定义和夸赞了。

在古镇农村,劁猪是一门谋生的好手艺,从事这一行业的一般都是男人,而且是青年或中年男人。他们靠一把劁猪刀吃饭。四方八邻的,也许就出那么一个。他们的生意是季节性的,因为老百姓养猪基本都将时间约定俗成了。农村家家户户大多养猪,如果买来的小猪是雄性的,只要不将猪留作种猪,到了猪将成年时,发情便势不可挡,便都要阉割,否则,一旦发作起来,那猪便不睡不吃,性情暴躁,挖砖撬石,甚至越栏逃跑。所以必须及时把它的睾丸割掉。雄猪被斩除情根,没了性爱,从此以后,就只会发愤图强吃食,一心一意长膘了。

20世纪60年代前,大部分农家都要养一口肥猪,过年前宰了,卖一大部分肉,自己家留下下水和少部分肉到过年时吃。有的人家则是把猪卖了,再买些肉过年吃。一个村有几户人家养母猪,繁殖小猪出售,一片村有个别人家养公猪,到邻村配种。农民从庙会上买回小猪,凡是要育肥猪的都要劁,等劁猪的过来,就把小猪劁了。劁猪的,就是一个人,带把小刀、钩子、缝针和线,在小猪的睾丸或卵巢部位用刀割开,割去小猪的睾丸或卵巢,然后缝住就算劁了,劁了的小猪就只能生长发育成肥猪了。到了20世纪70年代,农村开始发展集体猪场,猪场都有专职或兼职的兽医,就能把要劁的猪给劁了,走村串街的专业劁猪匠就逐渐消失的不见了。

劁猪的场面是很精彩的。劁猪时,主人抓了猪,摁倒在地。劁猪匠两脚各有用处,一般左脚用力,半跪在猪身上,右脚用力支撑地面。拿出劁猪刀,先用嘴叼着,双手抓住公猪裆下的一对卵子,捏住,再腾出右手,拿过刀。劁猪刀头部有半个鸭蛋大小,呈三角形,顶尖和两个边是锋利的刃口,用来划开猪的皮肤,后面有个手指长的把,末端带个弯钩,用它钩出猪肚里的“花花肠子”。说来奇怪,猪好似也通灵性,一见劁猪匠操起那把伤天害理的刀,就嘶声竭力的大叫,作宁死不屈状。劁猪匠麻利地将刀对针捏起的卵子,轻轻划两下,伴随凄惨的哀嚎,两个像去了外壳的荔枝果似的肉蛋蛋,就落在了劁猪匠事先准备好的麻纸上。整个手术差不多只五分钟。也许是让声嘶力竭嚎叫的小猪破坏了情绪,劁猪匠总是累得额头出汗,腿微微发抖。当他一抬脚,小猪立即站直身子,夺命逃向远方……

劁好后,劁猪匠在猪的伤口处涂上一把黑黑的柴草灰,或用猪毛把切口贴住。也有的劁猪匠却将这一步也省略了,将他那双血糊糊的手在猪毛上捋一捋,留下那个血糊糊的窟窿,让人好生可怜疼痛之意,尤其是养猪的女人。那个切口其实很容易愈合,既不必消毒,又没有缝线,人们认为人还可以阉成太监,莫说是牲畜了。

劁下来的猪卵子,有的被劁猪匠顺手拿了去,积少成多,成为一碗大补的下酒菜。有的被主人要了去,放饭锅里蒸熟,给男人吃,说是吃啥补啥的。更多老练的劁猪匠却是轻轻一挥手,将两颗玩艺儿抛到了猪舍的屋顶上。为什么偏偏要扔到屋顶上,这大概是从阉人那里得到的启发。读过历史的大概会知道,人阉割下来的“枪支弹药”是不可以随意扔掉的,一般要放进一个木制的锦盒子里,安置在高架子上,行话叫“高升”。“高升”的目的是要让现管太监验明正身,同时死时能够全尸下葬。猪不是人,猪卵子自然不能在家安置起来,那就只能将它抛向屋顶,权当是为它图个“高升”吧。

一般手艺差不多的劁匠,比如劁猪时需要主人帮忙,劁前主人要帮着捉猪,劁时要帮着按猪。劁了的猪的伤口,多多少少要流点血,也需要用针线缝合。

对于有一定武术做基础的劁匠比如劁猪或者劁牛,是不需要主人帮忙的。猪的伤口处既不会流一滴血,也不用针线缝合。再狂的小猪,没跑多远就会被劁匠捉住,一提后蹄儿,那猪便乖乖地躺在劁匠的脚下,小猪还没来得及嘶叫,劁匠就手起刀落,在要劁的部位上划出了一道伤口,钩出并割掉了猪的睾丸或者卵巢,丢进主人准备的盆子里。猪的伤口处、盆子里及劁匠的手上,看不到一滴猪血。紧接着劁匠用手在猪的伤口处摸几下,同时嘴里念念有词,声音极小,旁人竖起耳朵也听不清一个字;然后倒提着小猪,轻轻一抖,又放在地上,任小猪跑开。过不了几天,小猪的伤口便会愈合,几乎无疤无痕。

如今,许多兽医都依旧保留着劁猪的手艺,在农村,依旧得到村民们的喜欢!

什么医院治癫痫病好齐齐哈尔有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吗陕西什么医院治疗癫痫最好成都治疗癫痫病正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