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心的句子 > 文章内容页

【菊韵】走西口的高阳女人 (散文)

来源:呼伦贝尔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伤心的句子

人们常说,男人是泥做的。那么,走西口的男人就是铁做的。

人们还说,女人是水做的。那么,走西口的女人就是钢做的。甚至比铁还要硬,比钢还要强。

李荣华就是一个这样的女人。

那是八十年代初的一天,呜------西去的列车一声长鸣,缓缓驶出了包头车站。列车的四号车厢里,有一位十七八岁的姑娘,两条长辫又黑又粗的,红扑扑的脸上透出女人少有的刚毅和执着,两只又黑又亮的眸子不时透过小小的窗口,向远方望去。她,就是来自冀中平原高阳县的李荣华。

李荣华,早年丧父,是母亲把她和哥哥一手拉扯大。失去父爱的她,从小就有男孩子的性格,天不怕地不怕,上树掏鸟爬墙头无所不能。刚刚高中毕业,远在内蒙打工的哥哥就发来电报,于是她辞别母亲,毫不犹豫地只身一人踏上了西去的列车。

呼啸的列车,带着李荣华,带着她对未来的憧憬和希望,一路风驰电掣,飞向内蒙古大草原的深处。

内蒙古乌拉特前旗西小召,是草原深处西行铁道沿线的一小乡镇,这里有着李荣华太多梦想和希望。来到这里,她来到这里,立刻全身心投入了打工的工作,她要用勤劳来创造奇迹,证明自身的价值。一年下来,她把自己挣来的五千多元钱寄给了母亲。几年后,经人介绍,她和当地一韩姓小伙认识并结婚了。她依然带着梦想和希望走进了九口之家的贫困大家庭,成为这个大家庭的顶梁柱。在她的筹划下,在火车站旁建起了一座小商店,丈夫和公婆做生意,她和姐姐妹妹经营几十亩土地。一年四季,那时田里都有她忙碌的身影。一次小麦春灌,她只身一人夜间到大坝开闸放水,刚刚打开闸门,沙尘暴来了,把她卷下了大堤,差一点跌进奔腾咆哮的湍急水流。她顾不得多想,爬起来冲向麦田。

姐姐出嫁了,弟弟上学了。李荣华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了。她没日没夜的忘我劳作,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忘记了自己是个女人。即使在怀孕期间,也不曾休息一天。体重由原来的110多斤降到了80多斤。一年麦收季节,她驾驶着拖拉机碾麦子竟然睡着了,拖拉机失控冲向场外翻车了,把李荣华甩出驾驶座,摔得她浑身是伤,当人们闻讯赶来把她扶起来,给她抱扎好伤口要她休息,她拒绝了,驾驶着拖拉机开始了紧张的劳动。她的憔悴和疲惫人们不难看出,她实在是太累了。

李荣华带领一家人经过几年打拼,终于使这个大家庭走出了困境,一跃成为全村的首富和远近闻名的富户。

天有不测风云,丈夫做生意出了问题,被骗几十万。这个刚刚走出困境的家庭一下子跌进了低谷,家中生活拮据,常常是捉襟见肘。李荣华被这突如其来的横祸惊呆了,她欲哭无泪,大脑里一片空白,当她静下心来细细思忖,决定重整旗鼓,再干一番事业。经过筹划,她干起了养殖业,养猪养羊。李荣华精心饲养着猪羊,每当猪羊产仔的时候,无论是酷热难捱的盛夏,还是滴水成冰的隆冬,她都日夜守候在臭气熏天的猪圈羊棚里。乡亲们看她这样苦苦打拼,都夸她说:“你呀,都成拼命三郎了。”

然而,李荣华的付出,随着孩子们一天天长大和消费的提高,并没有使这个生活拮据的大家庭发生多大变化。该如何发展?李荣华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正在这时,噩耗传来,母亲突然病逝,李荣华悲痛欲绝,千里奔丧,回到了阔别十几年的故乡高阳。料理完母亲的丧事,亲朋好友们都劝她回家乡发展,家乡的巨大变化,尤其是纺织业在家乡的蓬勃兴起,使她动心了。穷则思变,她决心再赌一把。1997年春节刚过,她不顾丈夫和公婆的强烈反对,毅然决然带着大女儿和小儿子回到了高阳。一切从零开始,没有房子,母子三人就住在一个废弃的羊圈里。他和大女儿学纺织,一年下来母女二人挣了两万多块钱,她立刻用这笔钱买下了一块地皮,经过四年的奋斗,又从亲戚朋友家借了一些钱,盖起了住宅和超市。于是她也改道易辙,由原来的打工妹改做小小的超市老板,资金短缺,就从小做起,先是副食,然后慢慢发展到百货,再后来有了资金超市进一步扩大,副食、百货、五金全方位服务。固定资金上百万。李荣华的希望实现了,她的梦想终于变成了现实。身价百万,富甲一方的她,依然早起晚睡,精心打理。无论是大雨滂沱的夏夜,还是风雪交加的冬日,人们还会经常看到李荣华奔波忙碌的身影。回首往事,她感慨地说:是大西北的十几年生活锤炼了我,由铁变成了钢啊!殊不知,她的成功背后又有多少鲜为人知的血泪和辛酸?

李荣华,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女,她没有做出轰轰烈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她用自己的智慧、勤劳和永不言败的精神证明了自身的价值,走出了一条属于她自己的路。

原发性癫痫的病因有什么呢癫痫患者发作是不是会乱打人西安哪里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