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内容页

【菊韵】我家住在渤海湾畔(散文)

来源:呼伦贝尔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影视戏剧

我的家在渤海湾畔,有23.5公里的海岸线,是环渤海沿线上的一颗冉冉升起的璀璨明珠。这里每日渔船穿梭、海鸥翱翔。岸上的滩涂斥卤不毛,岸下的潮间带底质粘重平缓,是天然的饵料厂,每年的五六月份就是渔汛期,小黄花、大对虾、梭子蟹等大量名贵海生物就会聚集到这儿,在这里谈情说爱,繁衍后代。这里的民风淳朴豪迈,能干大事。

一、开海日

随着太阳照射地球的角度从南边往赤道正中移动,渤海上的凝冰开始消融,渔夫们盼望着的开海日子终于熬到了头。

开海喽——开海喽——

蛰伏了一冬的渔夫们就像渔船上安插着的彩旗,身心扑啦啦地飘展开来。他们欢呼着,相互报告着,在码头和家里的路上往来奔涌着。一度萧条冷清的海湾立刻跟过节似的热闹忙碌起来。渔夫们抬着网具、拎着干粮袋子往船上奔;一个个围着红头巾的婆娘们,怀抱着棉衣呼唤着自己男人的名字,焦急地在后面追赶着;一群群银灰色的海鸥呼啸着飞扑过来,准备随船赶海凑热闹。一艘艘收拾一新的渔船拉响了汽笛,开始起锚朝着大海的胸怀驶去……

啊!大海,俺们回来了。您又给俺们准备了充足的食物,您赏赐着俺们捕不尽的鱼和虾,您是让俺们翻番致富奔小康啊!俺们在海里生浪里长,俺们浑身有力量,俺们要把大海当战场,俺们要成为新时代的弄潮郎!

渔夫们编织和畅想着蓝图,驾驶着心爱的渔船,开始撒网捕鱼了。

哎嗨呦,鱼儿呦,赶快钻进俺的网窝窝呦,把你卖了钱,好娶个漂亮的婆娘喽——

哎嗨呦,虾儿呦,赶快钻进俺的网窝窝呦,把你卖了钱,好鼓胀起俺婆娘那个瓢大的奶子喽——

哎嗨呦,蟹儿呦,赶快钻进俺的网窝窝呦,把你卖了钱,好供俺娃子上大学喽——

渔夫们欢唱着“捕鱼号子”,一艘艘渔船在大海里穿梭,搅和得海面波澜壮阔。

渔夫们把一张张网片子铺满海面以后,大海开始恢复原有的平静。这个时候,渔夫们可以消腾地打开婆娘们准备好的干粮袋子,就着陈酿烈酒,吱嘎地美餐起来。

起网喽——起网喽——

几个时辰以后,鱼儿钻满了网窝窝。网中的鱼儿抻扯得渔船吱吱呀呀地晃悠。美滋滋的渔夫们又高声唱起“拉网号子”歌。

嘿呦嘿呦嘿呦哎嗨呦——

一网又一网啊,船儿满登登啊,婆娘烫热了酒啊,等着回去喝呀。

嘿呦嘿呦嘿呦哎嗨呦——

一网又一网啊,船儿满登登啊,到家洗个澡啊,钻进婆娘的暖被窝呀。

船锚般的太阳滚落到海面的时候,满载着鱼虾蚶蟹的船只蹭着霞光返航了,把映红的海面划出道道白痕,照亮了渔夫们那张张坚毅自信的黑脸膛。

二、围头巾的女人们

到渤海湾去,吸引你眼球的不是光秃的海岸、破旧的船只,亦不是那汪泥浆般浑浊的海水,而是码头上那群围着头巾织补网具和兜售海鲜的女人们。

女人头上的围巾分红、黄、蓝、黑四种颜色。

围红头巾的,戴白口罩,多为十七、八岁和二、三十岁的女人。她们把自己包装得过分严实,只有两只眼睛和十个手指头无法遮掩。但这足已能了解她们的内心世界了,因为她们时不时的就会停下手中的活计,扬起头把目光送向远方。那一瞬的目光里会让你心中一颤,从此几夜思考得无法入眠。

围黄头巾的,也戴白口罩,多为三十岁出头的女人。她们总是在低头劳作当中,一刻不停地想着心事。只有艺术家或者游客们把镜头瞄向她们时,她们才会好奇地坐直身子摆个姿势。不过当她盯你那一眸,还是流露出了些许内心的故事。

围蓝头巾的,不戴口罩,全是四十开外的女人。她们开朗得多,织着网具不停地说笑。当别人家出海归来的男人从身边走过,总是老远就打招呼:“大叔,多天才回来,看把我婶子急的,天天望海来,也不悠着点儿,别把钱柜子撑崩了!”说完自己先哈哈笑上一阵。

围黑头巾的,也不戴口罩,是五、六十岁的女人。她们不参加劳动,而是集在一起叼着老旱烟唠嗑儿,生活的沧桑写满了脸上的沟壑。

渤海湾的女人们在不同的年龄段选择不同颜色的头巾,也许是历史文化的传承或风俗地域的造化,总之跟那里的自然环境是浑然一体的,是和谐的音符和画卷。

围头巾的女人们是一群吃苦耐劳、忍辱负重、豪爽好客的女性。她们在整日的织网、择鱼、拾贝的劳作当中,忍受了许多的无奈。她们用厚厚的头巾试图遮挡住暴烈的阳光、刀刮般的海风,试图遮挡住生活的种种艰辛。

走近她们,在路边购买她们兜售的海鲜,看她们给你高高地称秤,随你再往称好的里边扔两条,或随你把称好的不要,再到别的摊儿转转也无所谓,简直就是一种理想商品市场。如果你跟她们的男人是同学、是朋友或只是认识提一提,也许一篮子的海鲜就白送给你。若是到了晌午,一准儿还能拉你到家里吃饭。那种热情大方,使你推辞下去显得小气,于是只好跟在她的后头真去。如果你在乡政府、学校或基层所站上班,就等于在那儿安了个家,时不时的会叫你过去改善生活。遇到你脱不开身的时候,会把好吃的全送过来。当你接过饭盒的一刹那,忍不住立即转过身去,掩饰你激动的泪花。如果你有兴成了她们的男人,你算幸福了一辈子,她们可以天天逗得婆婆呵呵乐,使你丝毫也体会不到“夹板气”的滋味。随之你在家里的地位也会提升,因为她们始终把自己放在家里的最底层。她们里里外外把家调理得无话可说,甚至交一堆七邻八舍的朋友来,从此再也无法安闲寂寞。

围头巾的女人啊!正是因为你们的存在,才使渤海湾有了水粉画般的颜色,才有了旺盛的人气,才牵挂着、燃烧着游人的心啊!

三、海湾的汉子们

在朋友圈里,最让我无所顾忌、敢于掏心窝子交往的,就数渤海湾的那帮哥们儿们。那种坦直、豪爽,让你心底放松得塌实。跟他们相处久了,也会改变点儿矜持的性格,沾染点大海的潮气。

对他们产生好感,是我上师范的时候开始的。每天大家坐在一张桌子旁吃饭,当看你吃得娇性,他们就会放下碗筷,把一饭盒的干鱼虾肉端给你,从此便天天可以享用。你会暗自庆幸,不但就着下饭,还省下了一笔可观的菜票。等相处久了,他们就开始唆使同宿舍的偷偷约会——约定回家休礼拜的时候,都要在周日的晚饭前赶回学校,家里有啥土特产就拿啥,一起聚餐。他们自然拿鱼虾,而且成面袋子地拿。新鲜的海杂鱼在宿舍的火炉子上煮,原汁原味,吃了一盆又一盆,吃得那叫过瘾、实在!

参加工作以后,经常有机会到百里远的海边走走,没料到,根本用不着寻老同学,只要在街上看到一个汉子,走过去递给他一根儿香烟,再打听点儿渔民生活的趣事,汉子不但会滔滔不绝地告诉你,而且一准儿还会拉你坐进一家小酒馆儿里,老朋友似的和你对饮几杯。从此,由不得你不算数,他会在村子里大摇大摆地走、挺直了走,骄傲地对人说,我在城里头有朋友!

你若带上几个“发烧友”到那儿采风,完全可以住进他家,肥吃海糟十天半月从不“草鸡”。

当然,他们也会经常来城里看你(我在区政府某部门工作),来时,总是拉家带口,或塞满一“面的”的好友,使你一见面心里先咯噔一下,赶紧趁搬椅子的空儿,遛出办公室,找个背人处偷偷掏出钱包数数。如果不宽余,得马上找同事借几张。如果同事也救不了急,就得找个熟一点儿的老板娘,打电话问问赊账是否可以。如果还不行,就要抽空赶到血站,输出一管子去!总之,在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掉链子。当然,为了节省,你还可以找一个偏僻点儿的小店,全是十元左右一碟儿的小菜儿,叫上一大桌子也花不了几个钱。只是,你得把话说在明处:“在你们那儿尽吃大鱼、大虾了,在我们这儿只好尝尝忆苦饭喽!”他们听了不但一点也不鄙你,反而还会生出几许荣耀,越发喝得起劲儿。这个时候,陌生的那几位新朋友也会放下拘谨,端起酒杯轮番敬你的酒。等你面红耳赤、晕头转向了,你也会生出几许豪爽之气来,可以完全进入到他们的世界里边儿,你会感到换了个活法,又欣慰又微妙!当然,你得珍惜,把握好这一时刻,要敢于上12元一瓶的啤酒,牢实爽它一把。因为待第二天酒醒之后,你就会为了补上昨晚拆借的欠款而绞尽脑汁。然后,你又重新回到了你的生活,变成了你自己。

渤海湾哥们儿的这种豪情万丈,并非表现在这一个方面,而是全方位的淋漓尽致。我为我拥有他们而自豪!

我的家乡就是黑沿子,是渤海湾上的一个小镇,属唐山市丰南区管辖。

儿童吃卡马西平影响智力吗哈尔滨哪的医院看癫痫病较好河北石家庄治疗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