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职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山菊花(散文)

来源:呼伦贝尔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职场小说

晚艳出荒篱,

冷香著秋水。

忆向山中见,

伴蛩石壁里。

唐代——王建

黄花遍山野,微笑在人间。倏的,洒满洼畦,是秋的精灵。不信,你瞧瞧,坡坡枯草里的零星半点,娇艳如靥,固守地那么执着,在百草凋零的季节里,如此的烂漫,实属独享。

篱下的纷扰,只是少了蝴蝶,但青绿的葱葱里,少不了刁顽的孩子,一个,两个,三个------无忧无虑,只是当下,童年的纯真,与现实的生活里,难得的聚集。有一个穿着花布棉袄的小姑娘,站在旁边看着他们的欢乐而欢乐,单薄的裤子显得稍有点凉,她也是菊花,不过叫“小菊”。

山村的这个秋,搬了包谷的茎叶,在遍地的秋风中“唰唰”作响,爬上埂边的几株野菊,悄悄溜进地的空闲,痴情的姹紫,用生命的有限,绽放属于自己的一季。往往过程中的美丽,都与环境和自然有关,菊,总是开放在这个寂寞的季节,点燃了悲愁、凋落、衰败的热情,把平凡奉献。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秋菊,你在伟人眼里也是宠儿。可是,那个乡间的小菊呢!只有五岁,时常眼睛里有与年龄不相称的犹豫,和爷爷过日子,过的是期盼,过的是幼小心灵深处的那份对于母亲的想象。当小菊出生还不到一年,母亲可能厌烦了守着黄土过的日子,在父亲出外打工那段时日里,跟上一个修公路的河南人走了,一去杳无音信,丢下了小菊由爷爷喂养。就是那个秋天,秋天里的菊花灿烂,可是小菊只会挪动小脚,尝试着人世间的酸苦。

山里人信奉命,但花草是自由的,就如这秋菊,在寒冬的前兆里,总以不畏的姿态,用盛情的簇簇旖旎。秋凉的季节,小菊的心里是否还有太阳,父亲打工,一年很少见到父亲,一日三餐,都是由五岁的她自己做着吃,爷爷的农活太多,大多数时间里,还要给爷爷准备馍馍和饭。小菊你这个大山里明天的太阳,小脚穿的一双布鞋,还是隔壁三姨给的,隔三差五隔壁三姨总会拿出自家的米油,给小菊爷孙做上一顿起码像样的饭菜。人心都是肉长的,天长了日久了,小菊就把隔壁三姨叫妈。“世上只有妈妈好,没娘的孩子像根草。”说起母亲,小菊的回答只是眼泪,最多一句“我没见过妈妈。”从没母亲疼爱的孩子,内心脆弱敏感,能吃饱穿暖就不错了,根本没有小吃这一说,像人家的孩子上幼儿园这一说根本谈不上了。

风一直在吹,而社会、现实、生活确永远存在残忍、悲凉、更凄切!

看中华东西南北、华夏乡邻村舍,那里都住了些谁?留守了些谁?老的、少的,跨代抚养继续着锄耕梨作的现代落后生活!

树叶飘落,山野渐渐枯黄,少了圆盘的向日葵在秋风中站立,多少突兀着萧条,远山近黛,秋风呼啸而过,带着乱草直奔山崖而去。只有,只有遍野的秋菊还在兴高采烈中,相识于这霜染的荒野,没人留恋,随心所欲的绽放。

痛苦——痛苦是黑暗中的摸索,前进的路途中满是坎坷;痛苦是无人理解的悲哀,无助的面对一切挫折;痛苦是心灵最深的折磨,无泪且无法直言;痛苦是天生没有的表情,是烦恼中的恶魔。心灵的,就像小菊,只知道旁人家的孩子,天黑了有个温暖的怀抱,而她呢,有时,只有站在夕阳里,无声的向着山外张望,她也不知道这是痛苦,只是无助。

当峭厉的西风把天空刷得愈加高远的时候;当陌上呼唤的孩子望断了最后一只南飞雁的时候;当辽阔的大野无边的青草被摇曳得株株枯黄的时候—一当在这个时候,便是秋了,便是树木落叶的季节了。

多明媚的秋天哪,这里,再也不是焦土和灰烬,这是千万座山风都披着红毯的旺盛的国土。那满身嵌着青绿的山菊,仍然活着,傲立在慢坡满洼上,山谷中小鸟鸣翠,野鸡出没在深深的草丛里。

秋夜,天高露浓,一弯月牙在西南天边静静地挂着。清冷的月光洒下大地,是那么幽黯,银河的繁星却越发灿烂起来。茂密无边的高粱、玉米、谷子地里,此唱彼应地响着秋虫的唧令声,蝈蝈也偶然加上几声伴奏,吹地翁像断断续续吹着寒茄。柳树在路边静静地垂着枝条,荫影罩着蜿蜒的野草丛丛的小路。

月亮上来了,却又让云遮去了一半,老远的躲在树缝里,像个乡下姑娘,羞答答的。从前人说:“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真有点儿!云越来越厚,由他罢,懒得去管了。可是想,若是一个秋夜,刮点西风也好。虽不是真松树,但那奔腾澎湃的“涛”声也该得听吧。

小菊睡在爷爷旁边。临睡时,爷孙在堂中点上两三枝洋蜡,怯怯的火焰子让大屋顶压着,喘不出气来。爷孙隔着烛光彼此相看,也像蒙着一层烟雾。外面是连天漫地一片黑,海似的。只有远近几声犬吠,总知道爷孙还在人间世里。

山菊,野山菊,秋风把你摇曳,日子攒动的情怀,我只想对着大山呼喊:山村哟,我的一切,你是否能让小菊和小菊一样的孩子,有个快乐的家!

河北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西安市哪里医院看儿童癫痫好癫痫发作对人体有多大伤害癫痫病患者的寿命会不会比一般人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