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满庭芳】风雨丽人(征文·散文)

来源:呼伦贝尔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哲理散文

真是烦!小薇像被不开心的传染病传染似的,下班回家的途中也没把脸舒展出一丝微笑来。

老板娘从早到晚都拉着个脸,六十多岁的老人就没见过她一丝慈祥,仿佛人人都欠她账似的,走路低着头,脚步匆匆,背微前倾,顶上卷发依稀可见头皮,仿佛一块刚长出不多青草的地儿,在行路如风中微颤着。有时见她戴着假发片,掩住那点“空虚”,今天也居然以本真出现了。

不行,我得忘了她今天的河东狮吼。回家了,我是孩子的妈妈,是老公的妻子,是公婆的媳妇,我得换一副开心的面孔,不得把这种晦气再带给家人。

小薇用手搓了搓脸蛋,仿佛这一搓那些烦恼都从脸上和心里被搓掉了。她拿出包中小镜子,照了照,嘴角上扬,长发女子本应把书香味体现出来才对,不可以像老板娘那样,天天吼人。可笑的是,老板娘吼人时闭着眼睛,仰着脸,只有嘴在嗒嗒嗒地如机关枪一样射着火星和子弹。想到这儿,她自己想到“闭着眼睛说瞎话”一句话来形容老板娘,于是笑了笑。

她走到四楼,开门进家,换鞋,再拉上两道门。一道是防盗门,一道是木门,这样一关,就把白天的一切全关在了外面。

“你能不能轻点关门啊!”婆婆对门的关心仿佛胜过关心家里的任何人,每个人进来时,她都要提醒这一句。小薇想想她就是这样强迫症,算了,忍了一下没支声。

她放下包,走进洗手间,拧开洗手液,洗一下手,把今天的晦气彻底洗干净。

“你能不能把水龙头开小点,水哗哗地响,那是钱在响,不心疼吗?”婆婆又开始“艰苦节约”的家教。小薇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好像打火机窜了一下火苗,她又立刻灭了,没有支声,洗了手走进自己的房间。

天色已晚,房内暗暗的,虽然可以估摸着走路,但总觉得人在暗中处着,全身心都被一种沉重笼罩着。小薇需要一种光亮来驱走这种阴郁。她打开灯,想找点糖吃,听说吃糖可以让人开心。同时打开自己一天没有看的手机,看看文学群和朋友的留言。

“看手机可以不用开灯啊。节约用电,现在的年轻人就是不懂得细水长流,不会过日子。”婆婆又开始嘀咕,可能见前两次说教没回应,试探性的说着,声音虽小一些,可小薇还是听得清清楚楚。她终于按捺不住胸中的火苗,那个烦恼叠加在婆婆带给她的烦恼上,好像两个地震波叠加在一起,她生气地扔下手机在茶几上,“叭”的一声,估计手机即使没有光荣牺牲,也粉身碎骨了。

“妈,你能不能消停一会儿!上班要受老板娘的气,回家要听你没完没了的唠叨。还要不要让人活命啊!”婆婆仿佛从来没想到一向善良的媳妇会摔脸和摔手机,仿佛那是在摔她的尊严。她更加咄咄逼人地扫射过来。

“你上班就了不起吗?我说得不对吗?我在家也不是你们免费的保姆,说你两句还瞪鼻子上脸了!”

小薇也不管那么多了,她不能让人堵了一次又堵一次,胸腔堵满了她就得气死。管她三七二十一,她一秒钟也不给婆婆缓冲,顶了回去:“是的,我就是了不起。这家里钱是我挣的,我这也不能用,那也不能碰,我用我自己的东西还要经你同意吗?你儿子挣的钱不够他自己花。你不是保姆,可是我不挣钱回来养家,你拿什么煮着吃?这世界真是怪,全是怪胎。以后少管我,我烦!”

骂完,她又摔门而去,她不想再吵下去,她要找一个没有人让她生气的地方去呆着,她不喜欢自己一副狰狞的模样。可今天就是哪儿也不顺心,走哪都是烦,做啥都是错。就是怪老板娘,她为啥要莫名其妙骂我啊。我出去为公司办事,主管不在,让她帮我签个人员放行条,她当时不说啥,等我办事回来,刚到办公室就迎来同事的一顿指责。

“你又不想想自己的身份,有资格去找她签放条吗?你走了,她走进来把我们骂一通。骂我们领导没有安排好,就自己请假走了。”

天啊!小薇工作十几年,从来没有遇到如此怪事,一个放行条也能惹出一场喧然大波来。她不知自己错在哪里,老板娘不同意,可以当时不理我啊,干嘛签了又要去给我再找一场麻烦来。这勾心斗角的技俩她真不会。她像被风吹来卷去的一片叶子,没有一个安全的地方可以呆着。

回家,六十多岁的婆婆刚好和老板娘是双胞胎似的,脾气一模一样,真受不了。她走在河边,吹着风,渐渐冷静一些了,突然想到自己的话可能过重了,婆婆回来再与儿子诉苦,估计还有老公和他爸的再次训斥。她想着十几年的打拼,终于觉得好累啊,累得找不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还是这夜色好,黑着一张脸,不出声,谁也看不清谁的脸。沉默是金,可能就是夜的伟大吧。偏偏小薇最不会这一点,她心直口快,心如玻璃做的一样,别人可以一眼看穿。她像一个童话中的人一样,活在自己的空间里,对谁都傻乎乎地信任,对谁也无防备,做啥事都没小心眼。正因为这一点,她曾经也获得老板的表扬。老板喜欢简单明了的人,没有时间揣摸人的心思。他的时间要用来策划公司的蓝图,要用来谋得公司的生产订单。唉,我不能为了别人喜欢把自己丢了吧。

也不知究竟走了多久,她停在桥上看河中的灯光闪着弯弯曲曲的线,风吹得实在有些凉了。她不禁抱紧胳膊。

“回家吧。”一件外衣披上她肩,她回头一看是老公。看来他什么都知道了。她不想再解释。

“我想辞工。”她低声说。

“好。”他轻声应着。

她随着他扶着肩,慢慢走向家的方向。回家时是他开的门,声音很轻。公婆也都熄灯睡了。

锅里还热着饭菜,有一道糖醋鱼是她最爱吃的。一点也没有动过。老公把菜端上桌,盛好饭,突然她感动得流出了眼泪,她也不擦去,让它流着。老公用手指轻轻替她拭去。她像一块渐渐融化的冰,一夜无眠,心中花落多少,唯有自己知道。

她给老板娘发了条短信:“我辞工吧,不适在那里工作。”

叮咚——消息至,她划开手机一看:“不许!马上回公司上班。昨天不是骂你,他们那些人就是欠收拾。自己员工办事,不签好放行条就是不负责,让你到处找人签放行条就是不对。”

小薇想不通,也不想再想了。她简单地收拾收拾自己,画了一个淡妆,把一切阴郁都掩进粉胭里。出门前给婆婆留了一个小纸条:妈,昨晚的糖醋排骨真好吃。

日子就这样,风雨无算,阴晴难料,那就顺其自然吧,生动着日子的生动,阳光着日子的阳光,再看昨天的一切安宁过后,真觉得风雨浣尘埃,空气更清扬,青草吐绿芽,花开满庭芳。

小薇是我的小名。

山东专业看癫痫西安那里治癫痫施恩癫痫医院治疗癫痫要花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