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看点】又到紫云英开花的时节(散文)

来源:呼伦贝尔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哲理散文

今年“立春”后气温仍然十分严寒。春节过后,在一阵紧一阵的风雨交加中,迎来了“雨水”节气。寒流在逐渐的势微中悄然消退,气温在阳光下渐次升高,时序至“七九”,俗话说:“七九六十三,行人路上脱衣单”。我依着门庭,在庭院中晒着暖阳,阳光的热力透过衣着晒得人体暖暖的,催生一阵阵“春来多困”的感觉。沐浴着和煦的阳光,周遭常绿的树梢上不时传来阵阵布谷鸟的叫声:“谷喔!谷喔!”轻一声、重一声地叫唤着,唤醒了我这个血液中流淌着农村人基因的城里人,我蓦然发现春天来了!

久居都市,难知季节变换。若说对春天的先觉,那最数的应是乡村。有诗云:“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春天来了,乡村将是一派盎然。我最念乡村的春天⋯⋯

在春天里,可到竹林中去聆听那竹笋破土、春竹拔节的音符;到田畦间去闻溪流潺潺、蛙声阵阵的争鸣;进果园里去观桃花灿烂的开放、落英着地的缤纷;还可临池傍岸睹“春风吹皱一池春水”、“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的灵动……那是无数数不清的春曲,那是无数道不尽的春韵。然而,记忆中老家乡下的春天最令我难忘的盛景是:早春时节紫云英开花的妖饶;暮春时节油菜花黄的艳美!

虽然,我已经离开乡下几十年了,但油菜花黄的艳美倒是经常有机会领略,而紫云英开花的妖饶,在近半个世纪的时光里倒不曾再相遇过。究其原因,一是在紫云英开花的时节我不曾有闲,而错过了花期;二是在农耕社会向工业化社会的嬗变过程中,人们作出了重新的选择,而放弃了紫云英的种植,故而难以觅见。

时值早春,布谷声声,我陡生一种冲动,要去郊外走走,期冀在春和景明中寻找久违的紫云英⋯⋯

紫云英,多么美丽的名字!这是它的学名,属豆科类,二年生草本植物。百度得知:它分布于长江流域,生长在海拔400-3000米左右的山坡、溪边及潮湿处。匍匐多分枝、高可达30厘米,奇数羽状复叶,叶柄较叶轴短。托叶离生,小叶倒卵形或椭圆形。有花呈伞形,花萼钟状,花冠紫红色或橙黄色,荚果线状长圆形。种子肾形,栗褐色。因生长地域不同,2-6月开花,3-7月结果。它是重要的蜜源植物、绿肥、牧草;种子可以入药,有䃼气固精、益肝明目、清热利尿之功能。然而,在我的老家,人们对它的称谓并没有那么文雅,甚至有点"土",把它叫做草子。在其生长的季节里,山川沃野触目可见,人们主要把它当作一种绿肥植物种植于田间。灾害之年偶作充饥之食。牲畜可食其枝叶,忌多食其花蕾、否则会使牲畜发生急性胃扩张,俗称"青草胀",处理不好就会毙命。

每年秋收完晚稻之后,人们将它的种子撒播在田间,然后开沟分畦,排水滤湿。草子在温润潮湿的土壤里,种子极易生根发芽,入冬之前嫩叶青青,稀稀落落地生长在稻田里。入冬之后,其生长缓慢,沉寂在冬天里。当春天来临时,它会率先于其它植物感知春天的气息,"当春乃发生"时,它会极其旺盛地生长起来。早春二月,当很多植物仍然僵硬在冬日尚未苏醒时,它就已经生长得像一层厚厚的绿毯覆盖在稻田里,翠绿,散发着馥郁清香,挟着最早报春的气息。进入阳春三月,它迅速长高到20-30厘米左右,纤枝嫩叶,碧绿青翠,簇簇拥拥地挤满了一丘丘田畦。在阳光雨露的滋润下,花蕾不经意间长了出来,青紫、紫白渐变成紫红色的花朵,绿叶、花瓣相互交织,交相辉映如碧海繁星,缤纷多彩。成片的田野成了紫红色的海洋,草长莺飞、蜂鸣蝶舞,十分壮观!紫云英花酿出的紫云英蜂蜜,补中益气,清热解毒为蜂蜜品牌中的佳品!

此时,乡民们就会将极少部分稻田里的草子留下,让它成熟,留作来年的草子种。其余稻田里的草子,他们会赶着耕牛,拉着犁铧将它们翻耕入泥,再将稻田灌满水,进一步耕耘、耙耙,经过十数天的沤肥,草子完全腐烂在稻田里,稻田就可以插稻秧了。草子生长的越丰茂沤出肥力就越强,稻田的土壤改善就越好,对稻谷生长越有利。农家人都知道用草子打好底肥,早稻丰收就基本在望了。老家一年种稻两季,早稻、晚稻。每年夏天早稻成熟收割后,我们吃着早稻刚打出来的新米饭,香喷喷的!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米粒似乎还飘着草子的清香。时至今日,我才悟出为什么当时早稻米饭好吃的缘故了。用草子作底肥种出来的早稻,用现代时髦的说法,就是绿色环保食品,为当今国人所推崇。

草子在我的老家是再普通不过的植物,人们也不太知道它有一个美丽的学名——紫云英。它可以作绿肥,又可以饲牲畜、花可以酿蜜,草本与草籽均可以入药,它是上帝赐予农家的宝物。老家人习惯叫它草子,我以为更应该称它为紫云英!宝物应该给予一个美丽的名字!

“谷喔!谷喔!”像春天的号角,催着我急着去往郊外,穿过街巷,避开车水马龙的嘈杂与喧嚣,沿着阡陌,徐步乡野,山川河岸似乎披上了一层浅绿,春天真的来了!不久就是草子开花的时节。时下,环境保护是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人们的环保意识越来越强。人们敬畏自然,单一用工业化肥增产增收的农业生产模式也会发生嬗变。我仿佛又看到了故乡稻田里长满了翠绿绒绒的草子,仿佛看到了缤纷多彩的紫红色的草子花,味蕾上似乎感受到紫云英蜂蜜的丝丝甜味,鼻息中似乎又闻到了早稻米饭的喷香⋯⋯

哈尔滨专治癫痫的医院哪家正规?湖北知名的癫痫专家哈尔滨知名的癫痫医院